作家專欄

馬家輝

欲望蜘蛛

下一篇
上一篇

黑豬人 / 馬家輝

【明報文章】誰能參選誰不參選,即使你對政治如何冷漠冷淡,亦必對DQ結局極感不安,只因這樣的結局,再一次,宣示了香港已經全面進了禁區重重的「成分分類年代」,誰一旦被貼上了某個分類標籤,無論你說什麼你做什麼,都會被拒絕都會被懲罰都會被隔離。這樣的年代,走向封閉;這樣的年代,絕非我們向來熟知或期待的香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