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圖.彭玉文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野外勝事:探勝 / 文、圖.彭玉文

【明報文章】我常在早上從山下入澗,午後在山頂出澗,隨心所欲停留一處,迷花倚石,注目溪面、溪底,流水、靜水。其中以後者最可觀,有時比稀有蘭花不遑多讓,因為它為你蒐集了由上流兩岸植物提供的落花脫葉,浮列溪面,排成密鋪圖案,線條、色彩、韻律渾然天成,每令人驚豔。可是這種溯澗方式往往不為同行者接受,唯有獨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