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文學.跨界創作.用監控鏡頭寫詩

【明報專訊】翟永明參與編劇的《蜻蜓之眼》,入圍多個國際電影節獎項,並獲羅迦諾電影節國際影評人聯盟獎。作品由徐冰導演,另一編劇導演為張撼依。整個作品運用網上資源——公開的監控錄像剪輯而成,配以翟永明的劇本,倒似預言「社會信用評分系統」所引起的種種現象?

徐冰這個名字能深刻地闖進大眾範圍,源於《地書》這部實驗之書:書 內全以表情符號取代文字來說故事。到要開拍實驗電影,實踐「散點透視」,有翟永明——享譽詩壇的詩人參與,更見大膽。去年,她和導演等人,在影展接受訪問時,談到《蜻蜓之眼》出現了會念詩的機器:「開始並沒有打算寫詩,本來只是想寫電腦搜索過程,模擬機器分辨男人、女人、尼姑、居士等等人物時使用的詞語,但後來寫的時候處理得比較像詩。」

尋找監獄的監控鏡頭

在這次跨界創作中,她因應故事發展與電影剪接的需要,參與得非常深入,漸漸就像寫詩一樣:「剛開始的一段就是各種詞語的排列,到第二段的時候稍微有一點像詩,但還是更偏向機器搜索的行為。第三段的時候,我開始感覺電影其他部分都表現了殘酷的場面或者是激進的情感,所以我希望加入比較自然的東西。正好劇情到了柯凡進監獄的一段,監獄鏡頭比較難找,那麼如何表現這三年的時間?所以我想到可以用春夏秋冬的季節交替,後來我自己也比較喜歡這段,配合的畫面非常具有美感。」他們寫了監獄的戲,想當然地以為監獄錄像多的是;要蒐集時,才知道根本沒可能找到,最終只好刪去劇本有關監獄的內容,在熒幕上以「三年後」三字簡單交代場景調度。

翟永明開酒吧、寫詩、寫劇本,生活多樣,詩藝早熟,走遍世界各地,參與各種國際詩歌節,與多國詩人交流。《蜻蜓之眼》在香港國際電影節參展期間,未見太大迴響;詩人翟永明在作品中的編劇身分,暫時未見坊間廣泛討論。假以時日,「社會信用評分系統」落實運作,未知詩人會不會因為編劇《蜻蜓之眼》而被扣分?

文‧寒雷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