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美國對中國的言辭 在讒言與檄文之間激盪

【明報社評】自從美國總統特朗普說過習近平不再是他的朋友之後,美國朝野對中國的言辭,愈來愈激烈。副總統彭斯本月初的一篇講話,激烈的全方位抨擊中國,有評論認為可以跟1946年邱吉爾在冷戰爆發前夕發表的「鐵幕演說」相提並論。不過,中方在回應特朗普關於美國協助「重建中國」的言論時,只用數據反駁而沒有點名批評。看來,中美兩國開戰一觸即發的判斷仍為時過早,迴旋的餘地或許還有,且看下月特朗普與習近平會面時的氣氛如何。

北京「摩擦」形容局勢

爭執可以過去

特朗普自從發動貿易戰以來,每每提到中國的時候,即使對中國不遵守知識產權規定的指摘一再升溫,但都會在最後帶上一句,他跟習近平主席的關係很好、他很尊重習主席。而在中國,從來未有領導人直接回應貿易戰,中方發布的《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標題也是貿易摩擦而不是貿易戰,意思十分明顯,摩擦是可以過去的,戰爭一定要分輸贏,即使最後可能是平手收場,也要經過鏖戰一番。中美雙方還表現出克制。

然而,特朗普的一個說法,卻引來較為高調的爭論。特朗普三番四次的說,「我們重建了中國」,在不同場合前綴與後綴有所不同,基本上不外是美國跟中國有幾千億美元的貿易逆差,或者中國用各種手段搶走了美國幾千億元,這些都是美國給予中國的財富。中國商務部發言人是這樣回應的﹕「美國領導人的言論罔顧中美經貿合作的事實,是在混淆視聽,根據中方的統計,自1987年我國有外資統計以來,中國累計實際利用外資20,026億美元,其中美國對華投資813.6億美元,佔到4.06%,我們不否認美國投資對中國經濟發展的貢獻,但是中國的發展歸根結柢是中國不斷推進改革開放,靠中國人民自己的奮鬥幹出來的。」

中國官方引用的是30年來的總體數據,近5年的數據顯示,美國對中國的直接投資,只佔中國實際利用外資總額的百分之二到三之間。並非彭斯在演講所說的:「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很大程度得益於美國對中國的投資。」如果再看美國對外直接投資的分佈,去年投資在中國的份額,只佔其在全球投資的1.79%,美國也沒有特別眷顧中國。

中國貨物出口額全球第一,過去為了吸引外來投資,對廉價勞動力的工人權益保護不夠,還犧牲了環境。所以,特朗普說美國「重建中國」,以及彭斯說「中國製造業之本,是以競爭對手特別是美國的利益為代價」,是歪曲事實。

這次彭斯在華盛頓一個智庫的演說,全文8000多字,從兩個世紀前傳教士帶着福音來華開始,縱橫捭闔,說到美國把中國帶進了世界貿易組織,繼而說今天「北京正在使用一種全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經濟、軍事工具以及宣傳,在美國推進其影響和利益。」

彭斯指摘中國違反知識產權盜取美國技術,說中國企圖影響美國選舉結果,以及利用債務外交到處擴張等等,是否有證據還可以爭論,但他直言呼籲美國商界在進入中國市場時要三思,並點名谷歌要停止其在中國開發搜尋平台,並且要求美國的學術機構「鼓足勇氣拒絕中國政府的容易錢」,駐華記者要「深入挖掘中國如何干涉我們社會以及背後原因」,這些都是直接的挑釁。

人權宗教自由主義

要中國接受美國定義

美國朝野表面上是要求中美貿易應該是自由、公平和互惠的關係,實質上是彭斯宣之於口的目的,要中國尊重美國定義的「自由主義原則、尊重私人財產、個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權」。這種要求,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日前來華時表示,美國跟中國有「根本分歧」,是一脈相承的。

彭斯的演說,不但從大原則問題抨擊中國,還有具體的行動綱領,加上美國軍艦直接駛入中國領海挑釁,甚至說美國將不會讓步,無怪乎有評論認為,這是美國準備對中國全方位開戰的檄文。然而,彭斯的語調還是留有餘地的,在末端不忘加上一句:「競爭並不總是意味着敵意,它也不必如此。特朗普總統已經明確表示,我們希望與北京建立建設性關係,共同促進我們的繁榮與安全,而不是分離。儘管中國政府一直在進一步偏離這一願景,但中國領導人仍可以改變路線。」

中美軍艦在南海差點碰撞,兩艦最近的距離只有41米,離擦槍走火只有一步之遙,目前兩國高層在言論上仍然有所克制,一旦軍艦發生碰撞,就到了難以挽回的地步。特朗普和習近平極大機會於下月G20峰會上會晤,不能期望一次會面就解決根本分歧,但希望兩國領導人直接溝通後取得默契,中美今後採取克制的態度應對分歧,而不是互相加劇攻擊而導致火上澆油。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