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楊不歡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不歡而談:恐怖片不恐怖 觀眾才恐怖 / 文.楊不歡

【明報文章】母親拿着獵槍,警惕地在黑暗中四顧,繞來繞去卻偏偏漏掉了視線外的一個死角。而鏡頭一閃,張着獠牙怪物就在背後,步步靠近。死寂無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