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葉兆輝
上一篇

葉兆輝﹕完善最低工資 有益社會整體

【明報文章】有報道指香港最低工資將於2019年5月1日起,由現時34.5元上調至37.5元。根據統計處數據,香港現時有約15萬人每小時工資低過37.5元,這是近乎5%的勞動人口。他們主要擔任的工作是保安及清潔人員,提供本地基本的安全及整潔服務。有時,我們當這些服務都是理所當然。這8.7%增幅是最低工資委員會自2011年成立以來,每兩年一次檢討的歷來最高。但如果我們以每年上升的百分率計算,只是4.2%,仍然低過政府公布的中低層薪金級別公務員薪酬調整的4.5%。這些情况與香港的貧窮收入差距依然偏高、堅尼系數維持在歷史高位的0.539是相關的。

有汗出 沒糧出

香港2017年人均生產總值達46,199美元,遠高過鄰近地方台灣(24,318美元)及南韓(29,743美元)。但香港、台灣及南韓的最低工資則分別是37.5港元、38港元及58港元。而且,這些地方的生活費用尤其是房屋,比香港更容易負擔。我們的最低工資機制是否需要修正呢?低收入人士辛勞工作,可是他們的工資並未隨我們城市的經濟表現而提高,他們未能分享經濟成果的喜悅,正是「有汗出,沒糧出」的典型例子。

再舉例,如果我們用「拿鐵指數」(Latte Index)來計算一小時最低工資可以買到幾杯拿鐵咖啡,香港依然落後於其他生產總值數據相近的地方。香港每小時最低工資等於一杯拿鐵,加拿大及澳洲則可以享用4杯。樂施會一份最新報告顯示,我們城市的貧富差距在過去10年不斷加劇,最富裕一成住戶及最貧窮一成住戶的收入差距比例擴大至44倍,這表示高收入一族享有比低收入一族更高的加薪幅度。縱然享有最低工資帶來的保障,收入差距不但沒有收窄,反仍然不斷擴大,釀成社會負面情緒。雖然近幾年香港最低工資逐漸進步中,但要改善生活質素及追上通脹,仍存在許多進步空間。

提高最低工資或多或少會加重中小企業負擔,與此同時我們亦面臨勞動短缺問題。然而,如果我們不認真切實改善收入水平的話,香港將變成一個難以大家都可以開心居住的地方。

港府過去5年福利開支增加了70%以上,要維持如此增長近乎不可能。更重要及迫切的問題是,這些福利是否有好好善用在最需要的人上?必須投資在擴大就業機會,從而改善社會弱勢階層的生活狀况。同時,相信大部分人寧願靠自己能力掙錢,會開心過等待政府派發津貼。因此,要衡量政府社會福利服務的成效,主要成效指標不是我們花費了多少開支及開支增長水平有多少;評估福利開支的有效性,必須考慮這些措施實施後起了什麼變化及增長價值。

例如,衡量食物援助的成效不單止是考慮所提供的食物數量,更重要的是如何幫助到有需要的家庭暫時渡過難關,直至他們的情况有所改善,不需再依賴食物援助。有時,評估指標過於着重輸出去的數量以紓緩貧窮情况,沒有太注重可持續的效果。我們要追求的,是希望更多受助人能改善生活質素和獨立地生活,而非過於依賴援助。

政府可以為低技術員工做更多

政府應深入解決導致社會結構性貧窮的問題,例如低技術工種的外判,應該為那些未能保障自己權利的員工爭取更好就業條件。現時,大部分員工需加時或靠兼職以維持收支平衡。我們從未顧及考慮到因長時間工作而導致的精神損失及背後隱藏的代價。以現今的經濟表現,政府可以為低技術員工做得更多,提供援助及再訓練。外判的低收入人士,其工作條件是最需要保障的。希望各僱主可以體現企業社會責任,為香港全體僱員提供一個合理及互相尊重的就業環境。事實證明,一個完善的最低工資制度,對社會整體有益,既可以提高員工生活質素、減少貧窮及社會不公,亦可以提升士氣。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社會可以及應該為低收入人士做得更多」)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座教授

[葉兆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