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譚新強 中環新譚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譚新強:鮑威爾是否神經病不重要 懂不懂經濟才是問題

【明報專訊】周三晚美股終於暴跌超過3%,由科技股帶頭。最主要原因是近日經濟數據強勁,聯儲局主席Powell(鮑威爾)多次宣稱美國經濟神奇地好,容許他繼續加息,因此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急升至3.2厘。按照所謂Fed Model(美國聯邦儲備局估值模型),當息口上升時,股市fair value理應下跌,除非盈利增長足以抵消利率上升效應。但很多分析師相信美國企業第三季盈利仍將強勁,但第四季將變得困難,因為去年第四季已開始受惠於減稅,所以有「high base」(高基數)效應。我相信日益升級的中美「冷經濟戰」也開始對美國投資者有些影響。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如既往,繼續把責任推到聯儲局主席Powell身上,投訴聯儲局「gotten crazy(變得瘋狂)」,過度加息,貨幣政策收得太緊。如美國GDP仍能維持在3%以上,失業率繼續下跌至3.5%或更低,其實聯儲局確有需要繼續加息。所謂neutral rate(中立利率)的準確水平在哪,沒有人知道(包括聯儲局),所以只可循序漸進,小心觀察每次加息對經濟和市場的影響。現在市場預期neutral rate約為3厘,即仍需再加息3至4次才到(有買賣差價)。到了之後,聯儲局仍需觀察有沒有必要繼續加息至restrictive(抑制性)水平。

若美經濟續強 聯儲局需加息

我不認為Powell是「神經病」的,不過我對他的資格和能力確有些少懷疑。他看似是一個好人,也是一個非常認真和盡忠職守的人,相信也是一個聰明的人,但他的出身是做律師和華爾街(Carlyle Group),而並非一位經濟學家。從前也曾有非博士級經濟學家當聯儲局主席,例如鼎鼎有名的Paul Volcker,但他也有一個哈佛政治經濟學的碩士學位,且幾乎整個工作生涯都在聯儲局渡過。况且近廿多年,聯儲局連續三任主席都是經濟學博士,在這段期間,整體美國經濟和市場尚算不錯。3位之中,其實Alan Greenspan的學術資歷最弱,他年青時醉心爵士樂,參加樂隊巡迴表演,荒廢學業,花了很多年才完成紐約大學的博士學位。他的強項是政治手腕而非經濟學,在任時他受萬人景仰,但下台後評價下滑,普遍認為他的貨幣政策不對稱而且過度寬鬆,埋下2008年金融海嘯的伏線。

律師出身 與歷屆主席不同

之後兩位Bernanke(伯南克)和Yellen(耶倫)都是根正苗紅的一流經濟學家,可以說跟諾貝爾獎只有一步之遙。Bernanke在MIT時的同窗和後來在普林斯頓教書的同事是諾獎得主Paul Krugman。Yellen師承耶魯Neo-Keynesian宏觀大師James Tobin和Joseph Stiglitz,都是諾貝爾獎得主。Yellen的丈夫George Akerlof也是位一流經濟學家,亦是位諾貝爾獎得主!Bernanke在金融海嘯時的表現出色,對於成功拯救美國以至全球經濟功不可沒。但當然這世界沒有免費午餐,QE留下的後遺症也不輕,尤其加劇貧富懸殊,遭人病詬。Yellen接手後,反而要小心設計一條逐漸加息和相反QT的路線圖,但又不可影響經濟復蘇,也殊不容易。

不過可惜特朗普小氣,且病態式地憎恨所有跟奧巴馬有關的人,所以雖明知Yellen仍是聯儲局最佳人選,但仍堅持炒掉她,改換上Powell。我從前已提過,特朗普是反科學和不相信任何專家的,所以他寧願選一個律師來當主席,也暗示新人事,新作風,Powell不會只關注華爾街的利益,將照顧到普羅大眾的福祉。雖然經濟學被稱為「the dismal science」,不可能完全精準,但央行管理確實變得愈來愈專業。在正常情况還好,看看數據和其他專家報告就可決定加息、減息抑或停止,但如果遇上特別情况,例如金融海嘯或中美「冷經濟戰」時,主席的專業知識和能力就更加重要。

美經濟師料明年GDP稍放緩

前天聽了大摩美國經濟師所最新分析,他們對加息預期比較保守,認為再加3次,然後到6月後暫停,因為他們相信,明年美國GDP將會放緩至2%以下,但不會出現經濟衰退。他們留意到表面超強的ISM製造業指數,61.3,是因為此數據並非cap weighted,被調查中的中小企業拉中了平均數,其實大企業新增訂單在過去兩月已有減慢迹象,可能跟美國掀起的各場貿易戰有關。換句話來說,Powell是否忽略了這些經濟放緩先兆,所以對美國經濟的判斷過於樂觀,導致債息颷升,股市調整?

進入第四季,美國面對的政治不確定性也很大。最重要的當然是國會中期選舉。 Kavanaugh的最高院大法官提名雖然最後勉強通過,不過民主黨人極度氣憤,在#MeToo時代怎可有此種事發生,所以必有助動員更多支持者出來投票。况且我早說過如民主黨想勝出,美股必須轉弱,現在正好機會來了。看來民主黨將在眾議院勝出,參議院仍較困難。

美股轉弱 或有利民主黨選舉

如民主黨勝出,如之前所說,明年推動彈劾特朗普機會大升,除此連Kavanuagh都想彈劾,把他拉下台。另外,近日《紐約時報》進行了深入特朗普家族稅務的調查,懷疑他逃稅,從特朗普3歲就領取20萬美元薪酬開始,8歲就已經是百萬富翁!長大之後,其父親最少轉移了4億美元給他,並且多次從財困中拯救他。據說紐約州IRS(稅務局)已經接受投訴,開始展開調查。

美國中期選舉之後還有另一個難關,就是政府可能再次因財政預算上限問題爭議而臨時關閉。特朗普企圖把撥款建墨西哥邊境牆跟提升預算上限兩個問題綑綁在一齊,故意令到問題更複雜化。

選舉之後 議會需面對財政預算上限爭議

有些人認為,如果要特朗普對中國政策稍為放鬆一點,唯一的「circuit breaker(線路中止)」就是美股大跌。因為如果他想在2020年重選,很需要靠股市維持強勢,代表美國經濟良好(其實這是一個很危險的策略)。不過直到現在為止,標普500指數才只下跌了約5%,年初至今仍上升了些少,痛苦仍遠遠不夠令到特朗普屈服。

現時仍留在白宮內的主要官員和顧問,例如Lighthizer、Navarro和Bolton,全都是對華鷹派的,連較為溫和的駐聯合國大使Nikki Haley都已經宣布辭職。特朗普本人較為善變,確實有可能回心轉意,跟中國「重拾舊歡」(又有中美再舉行談判的傳聞),但身邊紅人如Navarro,他成名的原因就是全靠反中國,他是《Death by China》的作者,他怎麼可能會對中國釋出善意?再者,他的影響力亦正與日俱增。

同樣的,Powell也絕對不會因為一兩天的股市大跌就輕易改變加息的政策。美國利率曲線近日稍為變得更陡峭,不用那麼擔心出現曲線倒掛(curve inversion),間接騰出更多加息空間。

所以中國投資者不要有錯覺美股大跌,反而對A股和港股是好事,周四A股就跌得比美股更多。對中國市場最大的影響仍來自本身政策和經濟環境。有些迹象中國資金有份拋售美股,或者只因某些基金風控,亦有說法是賣出美股,回來護盤買A股和港股(那麼愛國?) 。最近更有美國評論員重提中國會否拋售持有的1.2萬億美國國債,企圖推高利率,值此打擊美國經濟和特朗普威望。其實我贊成中國逐漸出售部分美國國債,有助支持人民幣匯價,長遠更讓中國採取更獨立的貿幣政策,逐漸擺脫美元的一家獨大局面。但如出發點只為報仇,於事無補,美元國債有大量買家,「惡性拋售」只會令中美關係變得更緊張。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