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歐陽應霽

中年無休

下一篇
上一篇

讀書忘憂 / 歐陽應霽

【明報文章】人在北京,既有目的受邀以及約人,亦無目的跟老朋友相見盡歡。從早餐到午飯下午茶到晚飯後小酌,一連數日,偷的是不可思議的七日長假。其實大叔早已對「假期」無感覺,因為這二十多年來天天是假日,天天也是working day。孤軍作戰也好集體行事也好,都自動調節好精神面貌和行走速度,唯是知道這些分秒時日積累到了某個飽和點——要麼就在長途機上不眠不休看它三五部電影,要麼就跑進書店裏瘋狂「執書」,不拘輕重厚薄不問價錢,幾十年如一日的僭建自己理想中的知識寶庫。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