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港美關係的未答考卷

【明報文章】相信每年《施政報告》,大抵已變成局長工作大匯總,加上年年都有人口誅筆伐,相信高官也聽到麻木。不過,今年施政報告,筆者比較注視的,不只是明日大嶼或燃點希望,而是期望比較有高度的施政報告,就是在「美帝」向北京極限施壓之下,香港該如何自處呢?不要忘記,距離「美帝」國務院向國會遞交《香港政策法報告書》,還只有半年多一點的時間。

有兩則消息值得注視。

其一,是有香港廠商正面對「美帝」貿易戰的苦果,下一年廠商收不到足夠訂單,隨時面對殺廠倒閉的危機。臉書上有青年認為,廠商只是將其在各省市的工廠關掉,不涉及香港的職員云云,這就是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弊病。因為廠商無單,後果是火燒連環船。不單各省市工廠關門,連帶下游原材料公司又沒有生意,物流業又會受到衝擊,香港這一邊的後勤辦公室也隨時收縮倒閉,服務業如會計及法律等都會有不同程度的衝擊波,失業率上升之後就是工潮勞資糾紛等。筆者在社會工作幾年後,就見過廠商無單無工開之困局。

「美帝」要將香港事務拉上更高外交層次?

其二,上周「美帝」副總統彭斯,揭開「美帝」對中政策的新路向,當中的分析,已經有不少專家詳述,筆者水平不足,想不到新觀點,不敢亂評。但有一點,卻是部分人士忽略的,就是彭斯在文本中,一句都沒有提及香港。這裏有一個主流解讀,就是「美帝」高層覺得香港還有相當重要的戰略及經濟價值,所以不敢動香港分毫,即是不會打「香港牌」。

不過,這個說法卻與情勢發展有點不對頭。兩周前,政府取締民族黨,西方國家例如「英帝」都只是由發言人發表評論,但「美帝」卻要由國務卿蓬佩奧發聲,卻令人感到詫異。因為香港事務,在「美帝」國務院亞洲事務當中,只是甜品一道,可有可無,但今次卻是要國務卿發言,層級比起其他西方諸國的反應為高。或曰:蓬佩奧只是答記者問題,不是一個主動發言的場合表態,事態不重要云云。但外交人員說話,是會按事態輕重、國力強弱而由不同官員之層級回應,當中有重要分際,不能隨口亂答。這裏就令人懷疑,「美帝」蓬佩奧發聲之原因,是不是要將香港事務拉上更高的外交層次來處理了。而現在「美帝」的對中政策,其中一個脆弱環節就是《香港政策法》,之前本欄重複提過此法之種種情况,以及「侵侵」可以藉此法,以剝洋葱的方式,不給香港某方面特殊待遇,香港就會直接受到此法的衝擊波了。

因此,在餘下半年多一點時間,特首如何應對「美帝」可能祭出的「香港牌」呢?這份「局長政策大雜燴」,似乎沒有提供解決方案。這一點真的令人奇怪。因為特首既是香港的「大內總管」,而且視野比一般市民一定站得高看得遠,為何沒有片言隻語,去應付「美帝」的「香港牌」,例如讓「美帝」知道港美關係不穩定對美資的代價,又或者做多一點工夫,穩定港美關係呢?

當然,香港的外交事務是由外交部負責,特首可能無法參與,但基於香港的特殊地位,既是亞太經合組織(APEC)成員,又是世貿組織的成員,政府又是否考慮與「美帝」較有頻密互動的本地商界及外資,前往華盛頓等地與當地商界做游說工夫呢?又例如政治上,政府又可否走前半步,鼓勵與一些與「美帝」較有互動及外語能力較強的建制派以至民主派議員,在「美帝」國會中期選舉後,前往華盛頓作游說呢?又或者從經濟發展的角度上,既然香港已與其他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議,那麼香港既是一個獨立關稅區,可否與「美帝」等,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議呢?又例如可否利用香港的軟實力,搞民間外交、商界外交,讓「美帝」理解良好及穩定的港美關係之重要性呢?

冀港府拿出領導力穩定港美關係

當然,這些工作難度甚大,而且需要多方配合才能成事。但如果只是墨守成規,不主動做事,將來港美政策出了情况,特首要出手可能已經太遲。有些市民會問:《香港政策法》重要麼?我沒有北上搞生意,我是在香港搵食,素來反美,「美帝」即使取消《香港政策法》,與我何干?一個例子就是,如果「美帝」不對港搞特殊待遇,只要在學生簽證上,實施極度審查,現在忙着搞升讀「美帝」一流大學的家長,甚至已付出留位費的家庭,隨時會受到衝擊波而無法成行。現在「美帝」駐北京使館外面,常常大排長龍,赴美之學生簽證已是極難獲批了。所以,筆者期望,未來幾個星期,政府要拿出領導力,拿出方法,穩定港美關係,避免「美帝」利用香港作為打擊北京的「香港牌」。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