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郭榮鏗/蕭智湲
下一篇
上一篇

郭榮鏗/蕭智湲:津貼設限 分薄資源 變相懲罰融合教育出色學校

【明報文章】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簡稱SEN)的學生,雖然佔整體學生比例不高,但人數愈來愈多,從5年前的41,559,增至2017/18年度的54,838。特區政府在20多年前推行融合教育,將SEN學生與一般學生一同放在主流學校接受教育(上學年54,838名SEN學生中,有45,360人就讀主流學校)。融合教育政策若有失誤,SEN學生固然是最大受害者,負面影響也必然波及其他學生及老師。

事實上政府的融合教育政策多年來千瘡百孔,其中一項重大缺失,是為「學習支援津貼」設定上限。

學習支援津貼又名新資助模式,將SEN學生的學習困難程度分為3層,分別是第一層(Tier 1):需要及早識別及介入幫助;第二層(Tier 2):需要有額外支援;及第三層(Tier 3):須加強個別支援。

然而,只有屬第二及第三層的學生才獲發津貼。2017/18學年,第二層學生的津貼金額,每人每年為13,986元;至於第三層學生,不論是取錄了1名抑或6名,學校所獲之基本津貼均為每年167,832元,隨後由第7名開始每名學生每年津貼27,972元。可是無論每所學校收錄多少SEN學生,所獲的津貼上限一律為每年1,613,705元。

新模式實際削減了支援

此津貼美其名是讓學校靈活運用及分配資源,以支援成績稍遜的學生,或在主流中小學就讀的SEN學生,實際是想逐步取代1983年起在小學推行的「小學加強輔導教學計劃」(簡稱「加輔計劃」),以現金津貼代替額外編制教師。

然而,若按照原有的「加輔計劃」,以小學為例,學校可以增加1至3名額外教師,並且每年可獲發經常班級津貼。由此可見,新模式比舊計劃更差,實際上削減了對SEN學生及學校的支援。

今年4月審計署就教育局在落實融合教育政策的工作和效率發表了報告,指出不少主流小學不願由「加輔計劃」轉至學習支援津貼,正是因為前者可以增加額外及穩定的人手,相反後者的津貼根本不足以聘用教師或外購服務。

把津貼換算成人數,如一所學校獲發津貼上限的金額,則意味着最少取錄了50名第三層學生,或100名第二層學生,再加上不獲津貼的第一層學生,它隨時取錄過百名SEN學生。

荒謬的是,這個卻成為政府為津貼設定上限的託辭,說不希望學校因為想獲得較多津貼,而故意取錄大量SEN學生。惟現實是,正因為融合教育政策不足,學校唯有自救,累積了辛酸、努力和經驗後,有些學校總算有點成績,SEN學生的家長便慕名而來,令那些學校取錄的SEN學生人數愈來愈多。

因此,為津貼設上限,不單會分薄每名SEN學生的資源,更是變相懲罰融合教育做得出色的學校。

取消上限 增津貼金額

我們認為,最即時的補救措施是取消津貼上限:學校取錄多少SEN學生,便按現行機制發放多少津貼,並增加津貼金額(因現時金額根本不足)。而最理想的做法則是以原有的「加輔計劃」為基礎,加入學習支援津貼的機制。這樣,相信不論對SEN學生和教導他們的老師來說,都是最有力的幫助。

長久以來,SEN學生、家長、老師和各相關專業人士努力研究如何改善SEN學生的學習條件,並與教育局周旋,可惜大多失望而回。直至審計報告介入,教育局才肯正視問題。儘管這樣反映當局的官僚態度,但總比仍然抵賴的好。期望以往在SEN政策上時有作為的特首林鄭月娥,將會在新一份施政報告中為我們帶來驚喜。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請對做融合教育出色的學校公平一點」)

作者郭榮鏗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蕭智湲是「推動特殊教育政策及立法聯盟」研究員

[郭榮鏗/蕭智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