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景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景祥:新冷戰 全回歸 遠西方

【明報文章】美國近期對中國步步進逼,印證了中美貿易戰只是前奏。到了上周四(10月4日)戲肉終於出場,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講,矛頭直指中國,從南海、台灣、宗教、自由人權、大陸的「債務外交」、貿易、對美國的間諜活動、試圖影響美國大選等等,一張長長的清單。很明顯,美國對中國打響的已不光是貿易戰,而是全面對抗、敵我分明的「整體戰」。

美中全面對抗 打響整體戰

彭斯在演講中說:「當涉及北京對美國政治和政策的惡意影響和干涉時,我們將繼續揭露它,無論北京採取何種形式。我們將與社會各階層領導人合作,捍衛我們的國家利益和珍視的理想。」有人將這篇演說,跟英國前首相邱吉爾在1946年3月5日在美國Westminster College發表的「和平之柱」(The Sinews of Peace)相比。當年邱吉爾提出「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拉下」,鐵幕內外是蘇聯和「自由世界」的對峙。

邱吉爾的演講,被認為是上世紀40年代正式拉開冷戰序幕。而彭斯在上周的演說,分析界則認為是現代版的新冷戰宣言,而對手則由前蘇聯變成中國!

至今為止,中國政府的反應相當低調,外交部都只是重申中國在南海、人權和宗教等問題的官方立場,敦促美國停止對中方的無端指摘;《環球時報》則認為彭斯演講是為共和黨及總統特朗普助選。中國政府並沒有以同樣分量的文章全面還擊,只是在網上屏蔽了彭斯的演講內容,大有「冷處理」的意味。

然而,美國擺出的挑釁姿態已經十分明顯。美國媒體分析,彭斯把美中角力放到全球競爭的背景之下,直指中國在世界各地和各個領域跟美國正面競爭。這種單獨針對一個國家的論述,只有冷戰年代對付前蘇聯才見過。

一場新的冷戰真的會爆發嗎?上世紀的美蘇冷戰,東西兩大陣營各有不同的制度和機構:軍事上西方有北約,蘇聯有華約;經貿上西方有多個協定、關貿協議,蘇聯集團一概不會參與;西方以美元為中心的金融市場自成一系,和蘇聯的「鐵幕國家」完全分隔,當時財經界把美元及其他在西方國家流通的貨幣稱為硬貨幣。

冷戰年代,從經濟發展、物質充裕程度,以至生活方式的多姿多采,美、蘇兩個陣營都截然不同——西方陣營代表民主、自由、富裕,蘇聯集團代表的則是專制、獨裁、貧乏。新聞界好友江素惠女士當年「揭開鐵幕」往蘇聯採訪,形容當地是「貨幣很軟、廁紙很硬」,幽默且一針見血指出蘇聯社會的實况,非常精警。

現在中美對壘,卻完全是另一回事。中國以全面「融入」西方國家體系作為改革開放的基礎,接受國際組織的規範(美方則指中國暗搞一套),以發展經濟和民生代替選舉投票,賦予北京統治的合法性。結果是中國的經濟發展速度在過去40年領先大部分西方國家,並培育了一個人數以億計的中產階級。可以說,即使現在的格局是另一場新冷戰,美國的對手——中國——跟當年蘇聯完全是兩碼子事。

鐵幕年代的冷戰,蘇聯從來不是任何其他國家模仿學習的對象,莫斯科的衛星國都是在強大武力威壓下的屈從者。美國要瓦解蘇聯,光是「推銷」西方式生活、譏諷鐵幕國家要排長龍買食物,已是最佳政治宣傳。這些手法放在今天的中國,卻並不奏效。

彭斯演說內,針對中國的重點不再是物質生活,而是個人自由,宗教、新聞和學術自由,文化審查等涉及軟實力和意識形態的範疇。正如他說,蘇聯垮台之後,美國認為「中國將不可避免地成為自由國家……不僅僅是經濟,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國尊重傳統的自由主義原則,尊重私人財產、個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權。但是這個希望落空了」。

晚清以來,中國的改革向有「體」、「用」之爭。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就是在技器層次上學習西方,「精神文明」則繼續維持中國的一套。中國過去40年來的改革,鄧小平所說「要一手硬、一手軟」,也是指市場經濟要學西方,但「馬列毛」不能丟,中國不會搞西方式民主,而是搞自己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中美戰火將燒到更深層議題

這種「體」、「用」平衡的手法,令中國避開了西方在「八九六四」之後的制裁,也避開了西方世界試圖施加對中國發展的壓制。美國現在挑戰中國的,是過去這套「二分法」不能再繼續下去,既然要西方體系的好處,就要同時接受西方的價值觀。可以預見,中美這場持久戰的戰火很快會從貿易蔓延,一直「燒」到中國的體制、價值觀念、行為規範等更深層的議題。美國發出的信息是:如果中國不這樣走,西方世界對她的接納就會「到此為止」。至於美國的對策,就是另起爐灶,建立另一個真正屬於「西方」的新體系。

美國和墨西哥、加拿大另結新貿易協議,雖未明言,但針對中國(非市場經濟國家)的意圖很清晰。美墨加協議之後,美國準備跟日本、歐盟也另訂自貿條約,目的很清楚,都是要繞過中國,針對北京,另建一套新體制。

冷戰年代,中國並非西方陣營一員,對外唯一窗口只得香港,全國經貿幾乎都循香港進出,造就了香港的經濟奇蹟。而香港與西方打交道,並不以「體」、「用」之見為限,香港對西方的價值體系非常受落。這種「異化」現象,被不少內地評論家視之為「殖民地情結」,是「未完全回歸」的現象。

跟西方說再見 或是香港未來任務

最近《金融時報》駐港主編馬凱(Victor Mallet)的工作簽證不獲特區政府續期,鬧出一場風波。而這場風波的最大啟示,是香港不能再以「窗口」角色自訂標準跟西方國家打交道——對付西方國家「干預」,維持國家安全,香港必須緊跟內地,不容有任何空間!

現在特區政府自上而下都拒絕解釋為何不續簽馬凱的工作簽證。然而,如果要警示外國勢力不得支持港獨,不是應該高調譴責馬凱「為港獨張目」,故此不得繼續留港嗎?留有一手,也許是特區政府高層仍未看透香港的「新角色」。

香港從西方世界回歸,融入祖國,價值認同必然會有徹底改變。跟西方世界說再見,也許就是香港未來一項重要任務。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景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