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蔡子強

筆陣

下一篇

筆陣:告別高錕校長 也告別一個年代 /文:蔡子強

【明報文章】上星期談到,高錕校長就是那樣純粹,沒有個人得失計算,也不介意四周眼光,只是單純地做好他認為一個學者、一個校長應該做的事,為學問而學問,對學生也寬厚,得容人處且容人。過去兩個多星期,當我被記者要求談談校長時,到最後往往會被問及一條問題,那就是今天香港的大學還能否再出另一位「高錕」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