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余麗文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共生紀:留得住的漁村情 / 文.余麗文

【明報文章】過去數周香港人經歷了颱風山竹的蹂躪、中秋的團圓、雨傘周年的沉重,還有國慶的瘋狂消費。情感坐過山車,上落之間丟掉了自我。那夜山竹來訪之前,(再)看馬智恆導演的《岸上漁歌》,想像在將消逝的音樂、語言及記憶中尋找身分的意義。一方面,紀錄片把漁民的歷史定格於鏡頭內;另一方面,串連的故事呈現了綿延的漁鄉人脈關係。既寫漁民在香港歷史中的位置,也同時點出個人在風俗及文化限制下的種種掙扎。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