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1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任姓家長:崇拜紋身作家?

【明報專訊】近日帶阿仔去一家書店看看書,湊巧碰到書店內有兒童作家Treehouse系列書籍Andy Griffiths的分享會。我們去到時,分享會已完畢,作家亦離開了書店的展覽室,在書店「打書釘」。縱使如此,仍有不少小孩與家長上前找他打招呼、簽名。我阿仔就說自己有點害羞及沒有帶他家中的Treehouse書出來拿簽名,所以沒有上前找作者。

童書作家大器晚成 父母追捧

以我當時的觀察,這些家長不少一聽就知母語是廣東話,但都堅持用英語與孩子溝通。我對此現象已在早前的文章表達意見,就不在此重複。但總的來說,我相信這樣做的家長大多都是有望子成龍、成鳳的心。

說到這一點,就要說說Andy Griffiths了。在書店見到他時,留意到他一雙手臂滿是紋身。回家後,上網看他的履歷,發現他不是在什麼名校讀中、小學,不是在什麼頂級大學畢業,還要是主修文學。畢業後他浮沉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做一個很平凡的學校英語教師,到35歲才出版他的第一本書,而令他紅爆全球的Treehouse系列更在他近50歲時才開始出版。

孩子欲讀文學 父母支持否?

看到這一切,我不禁在想,那些在書店追棒Griffiths的家長會否想自己的孩兒以他為榜樣?如果孩兒長大後滿身紋身,我懷疑那些家長會極度反對,感到「成何體統」及失禮。如果孩兒長大後要讀一些像文學那樣被社會視為「不實際」的學科,我懷疑那些家長會極力勸喻,認為那些學科「冇出息」,反而應該去讀醫學、法律、商科、工程、建築測量、資訊科技等「搵食」學科。如果孩兒要追求做作家,但其間要做一些不特別高崇的工作,我懷疑那些家長在孩兒20多歲未成名時已經會企圖叫停,遑論會讓他們像Griffiths浮沉那麼多年。

老實說,倘若那些家長真的是有上述的心態,我亦可以理解。哪個家長不會以一個長大後看來整整齊齊、生活上平步青雲、財政上照顧自己,甚至物質生活上較優質的孩兒為榮?譬如說,如果我阿仔長大後能成為收入、社會地位穩定的專業人士,難道我真的會清高到去對他說:「阿仔,不要那樣膚淺,不如你去做文人吧?」我說「我會」大家都不相信,都會覺得我虛偽吧。

倒模人生 抹煞孩子潛能

不過,較根本的問題是,倘若孩兒真的是想追求一些以香港社會標準來說是「另類」的生涯,作為父母又應該怎樣面對?我相信要香港的父母很從容、毫不擔心地接受及鼓勵孩兒走自己的路是不可能的。可是,如果我們完全反對,甚至企圖強迫他們走回所謂「正規」的路,很可能會抹煞了他們的天分、興趣、幸福、快樂,亦會令社會缺乏多元。試想想,如果人人都只是醫生、律師,社會根本無法運作!

所以,縱使我們擔心,縱使我們會把各種人生道路的風險解釋給孩兒聽,但為了他們、為了社會,作為父母都有責任多加鼓勵。或許,經過多番磨練,孩兒能像Andy Griffiths在自己的專門獨當一面。

*註: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簡介:在香港出生、澳洲長大、回流香港多年的阿仔個爹爹、老婆個老公及香港執業律師,親子、飲食、社會文化、時事、法律評論員,曾被批評者謔稱為「澳洲西人」,卻因自己愛上這外號而據為己用。

文﹕任建峰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1期]

相關字詞﹕名人kol 任建峰 任姓家長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