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通盤兼顧應對港獨 精準打擊避免自傷

【明報社評】香港外國記者會(FCC)第一副主席、《金融時報》亞洲新聞主編馬凱(Victor Mallet)上月申請香港工作簽證續期遭拒,不少人都將今次事件,與早前馬凱主持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午餐會演講聯繫起來。各地政府有權基於各種原因,拒絕個別人物入境,毋須解釋,這是國際社會常見做法。單論法理,特區政府有權這樣做,然而若考慮現實政治利害,政府拒絕馬凱工作簽證續期申請,並不恰當,難免有損本港國際形象和新聞自由形象,事件只有消極意義,看不出對香港有積極好處。當局應對港獨,需要通盤考慮精準打擊,避免七傷拳「未傷敵先傷己」。

拒批馬凱工作簽證

政府未傷敵先傷己

《金融時報》發表評論,對馬凱事件深表遺憾,本港和國際多個記者組織亦促請政府撤回決定。英美歐盟發表聲明,關注香港新聞及言論自由,英國外交部要求港府「緊急解釋」,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則強調,特區政府有權依法決定是否批出簽證,外國無權干預。

特區政府重申一貫立場,強調不會評論個別出入境個案,然而多數人都聯想到FCC邀請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風波,認為兩件事無關,未免自欺欺人。香港民族黨宣揚港獨,政府援引《社團條例》查禁,FCC在禁令落實前邀請陳浩天演講,據悉外交部駐港特派專員公署曾接觸FCC,要求重新考慮,惟FCC拒絕。事件由外交部介入交涉一刻開始,實際已升至外交層面,馬凱事件只是激起更大外交風浪。特區拒批工作簽證,背後會否牽涉更複雜的外交問題,外界無從得知,然而FCC邀請陳浩天演講所掀起的外交風波,顯然仍在不斷發酵。

單從法律層面來說,當日FCC有權邀請陳浩天演講,特區政府沒有法律工具可以阻止,現在特區政府亦有權不解釋拒絕馬凱工作簽證的原因。說到底,各地政府都有權決定是否向某人批出簽證,毋須解釋,這是國際常見做法,過去港英政府亦如此,有台灣學者便提到,1956年至1980年代中,港英政府的台港關係政策,主要視乎兩岸關係和中英關係需要,「採用出入境管理和社團控制措施」。然而法律容許的事,不代表在政治層面是明智做法。不管是當日FCC邀請陳浩天演講,還是今次港府的處理,都需要從政治現實主義角度審視,判斷是否符合香港利益。

傳媒專業不是傳聲筒,處理爭議題目不應只讓事件一方發聲,還會力求平衡兼聽。FCC邀請陳浩天演講,批評者認為超出了新聞自由範疇,變成宣揚港獨活動,FCC則強調只是讓會員接觸不同觀點。不管FCC目標為何,觀乎整場演講,大體就是讓陳浩天高談港獨理念多於觀點交鋒,實際政治效果確是為宣揚港獨提供了平台,讓港獨議題提上國際層面,將香港推向大國博弈風浪尖,於香港沒有好處。不過現在政府不向馬凱批出簽證,對香港同樣不見得有積極意義,任何人審視前因後果,都必然覺得當局今次做法是秋後算帳,「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實際是令香港成為政治磨心。

近年新聞自由在全球多國面臨壓力,部分國家嚴控傳媒,亦有執政者動輒以「假新聞」之名向傳媒施壓。本港未出現這樣的情况,惟馬凱事件無可避免有損外國人對香港新聞及言論自由的觀感。也許當局希望藉着今次事件,向國際社會表明對港獨「零容忍」,然而這其實是未傷敵先傷己的七傷拳。部分外國傳媒工作者可能因此變得更關注港獨議題,一些西方國家亦有更多口實,以「維護言論自由」之名暗挺港獨力量,藉以向北京施壓,令香港政治處境更凶險。

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是港人珍視的價值,理念原則必須維護,惟言論自由並非沒有界線,在現實政治操作中,這條界線有時相當模糊。舉例說,在西方世界,如何處理激進伊斯蘭思潮才算恰如其分,言人人殊,不同政府出於國家安全考慮,處理寬緊亦有很大差異,評價一處地方的言論自由實質狀况,須作整體檢視,不會只以個別敏感議題作為唯一指標。港獨問題涉及言論自由,惟言論自由亦非如何處理港獨問題的唯一考慮角度。

缺乏法律工具抗港獨

政治手段處理不理想

「一國兩制」是矛盾統一體,一國與兩制互相制約,理想狀况是兩者取得良好平衡,讓香港可以在一國之下,享有兩制最大空間。港獨最大危害是否定一國,逼香港進入死胡同,促使中央收緊對港控制,令到兩制空間愈收愈窄。港獨組織未成氣候,惟FCC演講風波和馬凱事件,已說明港獨問題對香港的影響,特區政府沒有法律工具應對,唯有以政治或行政手段應對,類似情况近年再三出現,衍生的問題和傷害亦愈來愈多。國際形勢丕變,香港需要更多考慮國家利益的壓力愈來愈大。香港若要有更多政治迴旋空間,需要有法律手段處理國家安全問題。《基本法》第23條立法現在成了「必要之惡」,目標是要確保政府和所有人做事都要有規有矩,避免利用灰色地帶鑽空子。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