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孔誥烽
下一篇
上一篇

孔誥烽:美國中期選舉結果不會影響華府制中路線

【明報文章】美國總統特朗普指摘英文《中國日報》在農業州愛荷華的地方報紙插入版面,攻擊華府對中展開貿易戰,說最後只會苦了美國農民,是企圖介入11月中期選舉的行為。副總統彭斯上周在華府智庫演講,狂批中共滲透美國校園,危害美國學術自由,亦猛力指摘中國干預美國選舉,試圖讓共和黨失利,甚至換總統,以此回應華府向中國貨大徵關稅。

同時,中國則擺出不準備在美國中期選舉前跟美國進行貿易談判的態度。有論者推測,北京研判美國對中國展開貿易戰,乃是總統特朗普一人決定。若執政共和黨在中期選舉大敗,白宮銳氣受挫,北京到時再跟華府談,將會更有利。北京甚至可能相信,到2020年美國大選,若特朗普無法連任,傳統對中國友善的政治人物回朝,到時就雨過天晴。

美對中政策大轉向 2011年已露端倪

如果北京真的這樣想,那就真是大錯特錯。美國企業界和政界對於中國在美國幫助下加入世貿接近20年來,至今沒有兌現進一步開放市場、公平對待外資的承諾,已經不滿很久。北京更在2008年後推出優惠國有企業的國進民退政策,在規管與法律執行上處處偏幫本國國企,擠壓外資,並強迫在中國的外資轉移先進技術。美資企業的商業機密在中國被大舉偷竊的投訴,愈來愈普遍。

美國企業不滿中國投資環境,向華府施壓,希望華府代他們出頭跟北京交涉,已有一段時間。2011年1月底,當時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美時,奧巴馬就當面要求胡處理美商在中國受政府歧視和知識產權被盜竊的問題,這是首次有美國總統在公開場合向中方表達美資不滿。我在《明報》論壇版2011年2月7日的一篇〈美國親華和反華力量逆轉?〉,便指出在美國一直為美中和諧基礎的企業界利益集團,「正因為他們在中國不再受到中國政府眷顧、經營環境惡化而開始不耐煩」,並警告「如果美資在華的處境繼續惡化,他們對中國定必愈趨強硬。到時華府親華和反華力量的對比,恐怕要出現逆轉」。現在被我不幸言中,其實並不意外。

華府制中 從奧巴馬政府開始

之後奧巴馬政府加速推動環太平洋伙伴自由貿易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明言開始時不會讓中國參與,便是企圖迫使中國為爭取加入而改善其市場環境和改善外資待遇,這可說是以更多自由貿易的胡蘿蔔來吸引中國改變行為的策略。

十分可惜,在奧巴馬政府的這一胡蘿蔔策略面前,中國並無回應美國改善外資處境的要求。美資對中國營商環境的不滿與投訴在過去10年不斷增加,我在這裏已多次提及。現在華府大幅提高中國貨關稅,開打貿易戰,可說是奧巴馬的胡蘿蔔政策失敗後,特朗普針對同一問題改用大棒的新嘗試。

在經貿問題以外,美軍在南海維持航行自由,對抗中國在有爭議海域將島礁軍事化,也是始於奧巴馬時代。可以說,認為美國需要制衡中國在經濟和國際政治上愈來愈大膽挑戰美國主導既有世界秩序的行徑,乃是民主共和兩黨共識。奧巴馬時代提出美國「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便是源自這個考量。特朗普當政後與中國衝突加劇,乃是奧巴馬時代美中關係惡化的延續而非斷裂。

最近美國國會多個不理中國強烈抗議挺台灣的法案,包括容許美國高層官員訪台的《台灣旅行法》,和加強美國對台軍事支持、推動美台聯合軍演的《2019年國防授權法》,均得到民主共和兩黨廣泛支持,獲壓倒性的票數通過;早前眾議院限制中資進入美國市場的法案更是以400比2通過。這樣能跨越兩黨的投票結果,於民主共和兩黨在國會愈來愈壁壘分明的今天,十分罕見。

2008美國金融危機後 北京誤判形勢

近年北京對外資愈來愈不給臉,在幾乎所有問題上強硬到底,拋棄鄧小平「韜光養晦、不強出頭」的祖訓,招致現在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出現要反制中國的共識。歸根到柢,乃是源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北京的誤判。

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後,華爾街建制看來搖搖欲墜,世界各地都在議論美元資產的公信力是否已破產,急議取代美元、尋找新世界貨幣的方案。當時北京指令銀行大舉放貸刺激經濟,成功帶動2009至2010年的經濟大反彈,樓股暢旺,中國一時成了歐美經濟陷入嚴重危機時的世界經濟唯一火車頭。

那時美國高官接連訪問中國,低聲下氣向中國保證美債仍然安全,鼓勵中國繼續支持多買。2008至2010年的這一環境令中國內外論者研判美國正在沒落,中國則在上升為世界新霸主。那時歐美金融大行和金融媒體都在吹奏「中國快將取代美國」論,誘惑對美國金融市場失去信心的客戶將投資轉移到各種中國概念金融產品,繼續賺錢。

在那一時的形勢下,中國領導人顯然真的覺得中國厲害了,不用再韜光養晦,可以到處亮劍了,不用再將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意見放在眼內。中國官員還在不同國際場合提出替代美元壟斷地位方案,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直接挑戰美國的核心國家利益。

但結果,所謂的美中國力逆轉了一陣,形勢又再逆轉過來。2011年後,中國以過度放貸刺激起來的經濟無以為繼,增長率在不斷膨脹的債務下持續下滑。美國經濟在經歷過一輪「毁滅性創造」(creative destruction)後強勢回歸,美元資產再成搶手貨。但北京「中國已經厲害了」的觀念已成,其在國際舞台上四面出擊、到處亮劍的行為也變本加厲。

中國現在遇到經濟已重振雄風的美國出重手反制,看來好像不知如何應對,只是期望特朗普政府在選舉大敗,美國會回歸對中綏靖政策。但制衡中國一早已是民主共和兩黨共識,從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到幫助中國進入世貿,美國都在中國經濟最困難時伸出援手。但2008至2011年美國經濟最困難時,中國乘勢在各領域挑戰美國領導,趾高氣揚,美國的軍政精英應該很難忘記。

美國制中路線,未來無論誰當政都不會大變。北京以為美國執政黨選舉失利,自己便可以解套,這恐怕如當初特朗普當選後說他比希拉里會更有利於中國的評論一樣,只能是一廂情願的幻想。

作者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偉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

[孔誥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