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潘迪藍 國際視野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潘迪藍:美國將集中對付中國

【明報專訊】美國特朗普政府經過數個月大擺姿態之後,終於帶來了一個好消息,就是和加拿大及墨西哥達成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其條款與原來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並沒有大分別。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加上7月份與歐盟緊急地達成協議,推遲實施汽車關稅,改為繼續談判,這可說是確認了特朗普雷聲大、雨點小的作風——最初的叫價極高,但最後幫美國爭取到的,卻並非真的那麼多。

可是,另一個不太好的消息是,現在美國和其他國家全面爆發貿易戰可能已經不在議程之內,但美國與中國在貿易、投資、科技及地緣政治主導權方面的衝突,卻只會繼續升級。

考慮到之前的一大輪工作,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其實只是一項非常微不足道的政績。在最關鍵的問題上──保留美國憎恨的爭端仲裁機制,加拿大就贏得了徹底的勝利。加拿大付出的代價,只是稍為開放其嚴格保護的奶製品市場,讓較多美國奶製品進口加拿大,每年總值約5.6億美元,相當於加拿大奶製品市場的3.5%。

新貿易協議 加墨無多讓步

由於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給予墨西哥和加拿大遠高於以往的出口美國汽車配額,實際上,它們在未來很多年,都毋須就汽車進口美國而支付關稅。雖然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給予美國藥品公司較長的專利保護期,但這與加拿大在「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PP)中願意接受的內容,並沒有什麼大分別。

最後,該協議重新命名為累贅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USMCA)。有別於原來的名稱「北美自由貿易協議」,這個新名稱太長,其簡寫更幾乎與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簡寫(USMC)相同,兼且無法發音,很難放進一些政客的30秒演辭內。

與其他國家停火 為集中火力對付中國

既然美國與加拿大、墨西哥、歐盟的爭執都已經解決或者大幅降溫,那麼我們可否得出結論,美國與中國的重大爭議,也將會以類似的方式解決?我們認為,絕對不會,實際上是剛剛相反。

與特朗普隨意發動的其他貿易戰不同,美國和中國的對抗,並非主要由特朗普推動,而是由強大的貿易保護主義者和國家安全鷹派聯合推動。這兩個派別的人一直都擔心中國崛起,會威脅到美國的主導地位,他們現在找到一個難得的機會來壓制中國。

他們面臨的挑戰,是如何讓特朗普停止與其他國家開火,改為將火力集中在中國這個真正對手身上。他們讓特朗普從修改「北美自由貿易協議」而獲得聲譽,其實也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因為這可以協助特朗普建立擅於談判及達成協議的形象,但同時又無損他的強硬形象。

美國鷹派 要令美中供應鏈「脫鈎」

即使特朗普做事很隨意,但要讓美國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也有很多政治上的掣肘。對「北美自由貿易協議」來說,一個關鍵的制約因素是,美國有36個州的最大出口市場都是加拿大。若不能達成協議,將會造成巨大的政治漏洞。此外,加拿大、墨西哥和歐盟國家都是美國的傳統盟友或友好國家,不會對美國的地緣政治主導地位構成威脅。

相比之下,美國只有5個州的最大貿易伙伴是中國。在美國鷹派眼中,中國希望在人工智能等關鍵新技術方面超越美國,明顯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旨在取代美國在亞洲的霸權。簡而言之,相對「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和「跨太平洋伴伴關係協議」的談判對手來說,驅動美國與中國對抗的力量要強大得多,但抑制這種對抗行為的力量卻又弱得多。

而且,美國鷹派的其中一個主要目標,是要令美中供應鏈「脫鈎」。成功達到這個目標的標準,絕不是和中國達成貿易協議,而是要證明美國企業正在將其投資撤出中國。

美中經濟冷戰的主要潛在制約因素,是美國的商界。美國企業已在中國投資了大約2500億美元,但並非所有公司都取得理想的回報,很多公司還未能真正的打開內地市場,並未嚐到多少好處。

多年來,跨國企業因為市場准入、繁複的監管以及知識產權被盜用等問題,而在內地市場受挫。現時,它們的最佳選擇,是反對特朗普向中國貨品開徵關稅,但又毋須反對得太過激烈。這樣,就可以鼓勵中國對外資企業放寬一些限制性政策。

美打經濟冷戰 將曠日持久

簡而言之,我們應該預期,美國可能會對中國開徵更高的關稅(這可能會給人民幣帶來進一步下跌的壓力),以及推行其他經濟和非經濟措施,包括限制中國學生和科技工作者的簽證,以及對與網絡間諜、朝鮮或在新疆侵犯人權有關的中國企業實施制裁,而令美中緊張局勢升級。

美國政府官員已經暗示,將會在今個月稍後時間出台一系列針對中國的廣泛措施。美國現時已將其經濟冷戰限制在中國這單一戰場,但這場戰事將會曠日持久。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

相關字詞﹕中國威脅論 中美貿易戰 特朗普 美墨加貿易協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