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鄭培凱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文字江湖:夢迴北海道 / 文.鄭培凱

【明報文章】不久前到北海道,停留了大約一星期,除了去小樽漁港吃魚,主要都在札幌度過。一道開會的朋友特別組了團,要到富良野看花,說整片的薰衣草美不勝收,紫色花叢漫山遍野,如脫韁的野馬,奔騰到地平線的盡頭,一定要親身經歷過,才算到過北海道。我的志趣與眾不同,來北海道是為了在札幌訪友、訪書、訪美食,沒那麼大的興致奔波一整天,只為了看一片花海,照幾張照片,證明自己的存在與北海道有過親密的接觸。在札幌的美好時光過得也真快,一星期轉瞬就過,才剛剛熟悉了北國的夏日風光,就已經打道回府,回到香港,坐在書桌前感念朋友的接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