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聲色:屋簷上的人

【明報專訊】朋友A曾在法國讀電影,研究王家衛的《東邪西毒》;A說,面對外國的老師學者,其中一個難處是要向他們解釋什麼是「江湖」。何謂江湖,這真是大哉問了。西方雖然不乏俠客傳奇,或像「西部」這種可以承載英雄歷險故事的背景,但它們往往能指向一個實在的時間和地點。相反呢,江湖就不是一個實際的地點,你不能劃出方圓五百里說這裏就是江湖;江湖只是一個概念。再者,更重要的,並不是江湖「是什麼」或「在哪裏」,而是從江湖引伸出來的浪漫、恩仇、道義、以及它可以激起的自由與想像——箇中的文化與民族意義,真的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清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