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抗爭

【明報文章】在推動「佔中」的很早期,我已公開說,在這場爭取香港民主的運動中,我沒有敵人,只有對手。如在球場上,兩隊各為其主,努力爭勝,對方只是對手,並不是敵人。很多人覺得這想法太天真,中共早把我當作敵人,親共團體在他們操控的媒體上,為我塑造了一個「大魔頭」的形象,指斥我是香港現在混亂局面的始作俑者,「教壞」不少年輕一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