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謝子祺

不託飛馳

上一篇

無形的辮子 / 謝子祺

【明報文章】上次提過,我對個人崇拜和英雄主義非常厭惡,引用了《國際歌》的歌詞「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需要神仙皇帝」。差不多一百年前,有幾十個青年人高唱着它去建立一個新的國家。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其中一位成為了救世主,為這個新國家帶來十年浩劫,所以我非常討厭口講民主的人搞個人崇拜。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