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馬家輝

欲望蜘蛛

下一篇
上一篇

不該忘,未能忘 / 馬家輝

【明報文章】或因坊間都在討論情緒疾病,令我忽然想起佛洛伊德;對,就是那個堅稱女人一輩子不快樂的理由在於妒嫉男人的陽具、男人一輩子好色的原因在於想把自己的母親搞上牀的猶太鬍鬚佬。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