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日話題﹕八十後躁鬱與美好的獸

【明報專訊】疾病像個隱喻,個人的,城市的。在香港這個大轉折的時代,兩者更為緊扣相連。個人的,難免也是城市的命運。近幾年,我們或多或少都有種同感:活在這城市,為什麼大家好像愈來愈躁了。那是多層面意思的:煩躁、人心躁動、城市急躁,彷彿整個城市的生活節奏都變調。而後是抑鬱。躁鬱症,一種狂躁和抑鬱輪番替換的心理處境,同時影響行為,一種力不從心的無望感,連平日最愛的東西也可能提不起興趣,一種無所不在的憂傷,伴隨突如其來的狂暴、崩潰。那種讓盧凱彤Ellen,不知是在一個早晨突然閃過,又或者已早下了決心的念頭。是一位創作人之死,卻縮影了同代人的憂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