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果欄﹕我們這一代——悼盧凱彤

【明報專訊】Ellen離世,身邊人奔走相告,一片哀傷。事發後那夜,有朋友躲在房間,流乾眼淚,不想見人;有人無言無語,於社交平台憑歌寄意,抒發悲憂;打開家門,摯愛雙眼通紅,問「點解會咁」,我本想安慰她「the best is yet to come」,但話到嘴邊,雙唇微震,我說不出口。認識的朋友當中,部分是at17、盧凱彤的忠實擁躉,由阿貓地攤年代追隨至今,更多其實與Ellen素未謀面,也談不上是歌迷。然而,幾天過去,大家內心仍然被大石壓住,如失去同伴般傷感,為什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