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簡冬娜

七齣好戲

下一篇
上一篇

棟篤笑 坐着喊 / 簡冬娜

【明報文章】黃子華最後一次舉行棟篤笑,有人說是給香港的諫言,但觀乎他數度落淚,更似是告別情書,以後有什麼要說,都不會再這麼直白,又或者換個方式繼續抒情?

相關字詞﹕pentoy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