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馬傑偉

人文館

下一篇
上一篇

康復路漫長 / 馬傑偉

【明報文章】世侄女與她年齡相若,星期天新聞出來時,我和她都掉進令人窒息的沉默。那天她一看到相關的facebook post就忍不住流淚,哭了很多次。我們之間都心裏明白那種難以排解的傷痛。情緒病人的生活是難以名狀的艱難。難啊!死蔭幽谷,長路漫漫。她與她,幾乎是同年病發的。雨傘之後,我懷疑情緒病真的有如風土病,無聲無息在這個城市蔓延。

相關字詞﹕pentoy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