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馬家輝

欲望蜘蛛

下一篇
上一篇

雷登和禮頓 / 馬家輝

【明報文章】最近日日見到「禮頓」的名字,但見首不見尾,始終未有高管現身對香港人解畫,說明一下為什麼會受到這麼多的嚴重指控而又有何回應和對策。據說主事者都是洋人,在此城,洋人遇事,向來可享幾分「傳媒優待」,甚少被記者或網友窮追起底,或因洋人在此無根無故,又講英語,好事者不懂追或沒法追或不敢追。禮頓是一例,西九又是一例,如果高管是本地或內地華人,想必早被踢爆三代醜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