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盧荻
下一篇
上一篇

盧荻:「自稱左派」面臨中國難題

【明報文章】要寫一篇關於這個題目的評論文章,是因為幾個事件觸發。一是近日發生在台灣社運的論爭,所謂「超越統獨只講左、左獨、先左後統、統與左不可分」等混戰,畢竟自稱左派是今日世界範圍的潮流,尤其是能夠吸引普遍陷於困境的年輕人。二是自去年以來內地發生一系列官方壓制自稱左派事件,被壓制者以精英高校學生居多,大都是以「反國家主義」為標榜,這很是吸引了已亮相好幾年的「(粵港)左翼自由主義」,以致出現要兩者合作或合流的聲音。三是早前在倫敦敝校有一個關於中國與資本主義的論壇,眾多身分背景殊異的與會者踴躍發言、熱烈討論和交鋒,反映西方各路左派的中國關注和躁動,相當觸動人心。四是關乎個人,先前區龍宇在《明報》反駁我對「新帝國主義中國論」的批評,他那篇文章被譯成英文後,引來裏面提及的南非學者Patrick Bond「找上門」,電郵跟我理論,交換了一些見解,分歧繼續。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