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鄭培凱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文字江湖:厲害了我的大學 / 文.鄭培凱

【明報文章】自從有了新新人類,中國就變了天。前一陣子在內地大學,聽90後的學生跟我說,他們這一代已經步入「小確喪」的更年期了,着實讓我吃了一驚。不是才剛剛開始追求小確幸嗎?怎麼就「小確喪」了?他們說,老師,你真是「從心所意(欲)不異(逾)己(矩)」,不知道00後已經大國崛起,我們都成了低端人口了。同學見我半信半疑,似信非信,就給我看今年全國一流大學的招生宣傳,還說,我們以前上大學是為了讀書學習,學校說是為了傳道、授業、解惑,現在完全不同了。扎心啊,老鐵。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