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下一篇
上一篇

舊香港「怪色」 繪出美好世界

【明報專訊】大學一年班,油畫課,第一份習作是用黑白和另外兩隻顏色,完成一幅植物素描。畫好了,呂振光老師走過來,笑道︰「安仔,畫很好,尤其枱角那一點刻意的紅色,很過癮的手法。」他陪笑唯諾,其實這時才注意到畫布角落那一點突兀的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