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彭月

客座隨筆

下一篇
上一篇

兩忘煙水裏 / 彭月

【明報文章】工作時,收到好友傳來林燕妮過身的消息,心一驚,前幾日還跟人聊起她與霑叔的恩恩怨怨,沒想到人竟不在了。轉頭一看被幾家媒體包圍的受訪者,是和羅記合作過的音樂家,那張專輯也剛聽過,對方問你們年輕人有無知道羅文吶?我未答話。偷偷給同事發短訊:作為粉絲,向林小姐致哀。代班時代版的時候負責過幾次她的文章,有幸。印象中的,除了那個會在信箋灑香水的「傳說」和金庸的讚美,還有獨特過目難忘的、通常和緩但高傲非常的文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