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前圍

【明報文章】周四晚上,看到「黃大仙衙前圍村掘出明清圍牆更樓 巿建局擴大考古範圍」的新聞標題,第一時間就想起四年前宋王臺附近掘出宋代古井的事,然後看着標題上的「黃大仙」很懊惱——我記得,當年事件曝光後,我相約香港史學會的鄧家宙博士從古井一帶起行,說九龍城的歷史,宋王臺、侯王廟,最後一站是衙前圍,都是認識宋代時香港面貌的重要部分。如今,在新聞之中,原本能連成點線面的歷史地點,被行政上的區域區分孤立,我又突然明白,為何我們總對於個別的、失去脈絡的古蹟提不起興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