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方啟良

自由談

下一篇
上一篇

大館往事 / 方啟良

【明報文章】大館開幕,勾起了我對父親的回憶,事件是發生在大館建築群內的中區警署。父親已離開我們十多年,他退休前是警長,編號1092,曾駐守中區警署,很多時負責「坐堂」。那時我們家住荷李活道警察宿舍,即現時「PMQ」,離中區警署很近,步行只有十多分鐘路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