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半個瑞典人:我的母語是廣東話

【明報專訊】話說幾年前細女好細個,在花園不知哪一角拈來一撮黏黏濕濕黑卒卒的泥巴,給我發現她拿不明物體來煮飯仔,我即時說:「咦!好核突呀!」細女呆了呆望着媽媽,眼神變成一閃一閃的小星星狀,閃起一個大大問號之餘,我也見到她內心那個帶着嘩嘩聲的感嘆號!半個瑞典人的細女,相信是平生首次有意識地聽到媽媽口中那兩粒字:「核突」!一個發音甚繞口的媽媽話,究竟點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