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鄭美姿

青豆集

上一篇

母親的母語 / 鄭美姿

【明報文章】由細到大,經常聽阿媽講的母語,就是她三代女人逃難的故事。我阿媽、阿婆和太婆,生於不同年代、同一祖國,卻有着逃難的基因。太婆走日本仔的難,地點在中環石板街。念小學的我,常聽她說很多碎片式的場景,例如當年一邊跑一邊回頭望,看着日本仔的軍機把炸彈丟下來,然後「砰」一聲,一架自大斜路滾下來的木頭車,「撞斷咗我隻腳!」全靠一位醫神把醫書一頁撕下來,塞入我太婆手中,叫她按方執藥作敷料,她始行得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