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鄭培凱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文字江湖:盛世出藝術? / 文.鄭培凱

【明報文章】我在北大做了兩場講座,一個是「茶道審美的文化意義」,另一個是「崑曲與晚明審美情趣」,都涉及社會經濟繁榮,民生富裕,多有閒暇,給藝術審美提供了發展空間,也讓藝術創作有了大放異彩的機會。我舉了宋徽宗撰寫《大觀茶論》,授意編寫《宣和畫譜》與《宣和書譜》為例,反映北宋末期王室貴胄從事藝術創作的熱情。還舉出晚明江南經濟繁榮,士大夫文人積極參與崑曲創作,讓中國舞台表演藝術綻放燦爛的春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