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陣:新冷戰來臨與香港政治形態 /文:袁彌昌

【明報文章】隨着美國最新的國家安全戰略、國家國防戰略和特朗普首份國情咨文相繼出爐,特朗普時代的美國外交政策或特朗普主義(Trumpism)亦逐漸成形:中俄兩國被重點招呼自然不在話下,美國亦得以擺脫反恐戰的泥沼,回到大國爭霸道路上,總算是求仁得仁。儘管人們只傾向將特朗普與民粹主義畫上等號,但特朗普時代的美國外交政策實際上是美國自冷戰結束後,甚至是二戰後最大外交轉向,其重要性不可等閒視之。由此可知,美國此等外交轉向定必對香港政治帶來相當影響,筆者希望藉本文初步探討可能出現的變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