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善別達人:在殮房看見生命

【明報專訊】「我回想二十年前,面對病人死亡,我certify death後會轉身就走。人死了,其他的事都不關醫生事了。但在我接手管理殮房後,我才知道,從certify那一刻起,是另一段路的開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