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趙永佳、張瑞儀、施德安

趙永佳、張瑞儀、施德安:新冠疫情下 中醫須扎根基層

【明報文章】自疫情爆發至今,中醫在本地醫療系統扮演着重要角色。據本年4月世衛發表的《世界衛生組織中醫藥救治新冠肺炎專家評估會報告》,中醫藥能有效治療新冠,並有利於降低輕型或普通型病例轉為重症的風險。香港中醫亦一直積極參與前線醫治新冠的工作,包括動員中醫師為病人提供遠程中醫服務、於去年初在社區治療設施為病人提供中醫特別診療服務,以及向輕症的安老院舍院友和職員提供中醫義診治療。

中醫服務供不應求 基層「有病無錢醫」

香港中醫市場以私營服務為主,我們的研究顯示,非牟利診所中醫師的主要求診者為低收入階層 ,而政府資助的中醫服務收費對基層市民而言仍然偏高。7月17日社區組織協會發表的報告亦顯示,中醫成為基層市民處理新冠後遺症的首選,有52%受訪者表示會選擇向中醫求診。

然而目前18間由醫管局、非政府機構及本地大學三方協作的中醫診所暨教研中心(下稱教研中心)的診症額,已出現「飽和」現象。由於今年3月推行中醫門診特別診療服務,求診人士不斷增加,令非新冠病人(包括覆診病人)難以預約中醫服務。

門診服務方面,大部分(92.5%)受訪者表示經濟壓力阻礙他們向中醫求診,有44%認為中醫門診收費120元偏貴,比西醫普通科門診收費(50元)高出逾半。以上中醫服務供不應求和「有病無錢醫」的情况,皆顯示病人無法選擇自己需要的醫療服務,此亦不利中醫治療的普及。我們建議政府應盡早將中醫納入公營醫療系統,開展全面公帑資助的中醫服務,發展中西醫合作診症與轉介平台,並加強推廣基層中醫服務。

根據我們的研究(註1),中醫業界與市民普遍支持公立醫院及教研中心提供中醫服務,大部分(75.9%)市民更表示,公院應為新冠患者提供中醫治療的選擇,可見疫情下大眾對中醫服務需求之高,以及中醫公營化之必要。

目前中醫業界主要以私營診所為主,2017年政府的《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顯示,西醫在公營及私營界別工作的比例,分別是51%和49%,但註冊中醫公私營比例則分別是12%及88%。儘管政府在過去10多年內相繼設立18間教研中心,但中心並非全面獲得政府資助,且由非牟利組織以自負盈虧形式營運,而非衛生署或醫管局管理,無法如一般公營診所向市民提供全面的資助服務,亦未能保障中醫在臨牀、教學及研究方面的質素。

政府應逐步增加中醫服務資助

有關教研中心的營運及資助模式,被業界批評為不是真正的公營診所,故此希望政府直接管理及經營教研中心。有業界人士認為:「政府應取消現時18區教研中心的三方合作制度,轉為隸屬於醫管局;亦應將其常規撥款增至開支約九成(包括行政、研究、治療及聘請醫護人員的資助額),紓緩醫、教、研的沉重壓力,為市民提供便宜的醫療選項。」(註2)

因此有聲音希望,中醫公營化應先在政府體制內成立中醫行政部門,專責中醫藥管理、發展及資助服務,而不是如現在一般把中醫管理、發展等事務分屬不同政府部門及法定機構負責。如此既可為政府管理及經營中醫教研中心作準備,並加強中醫於公營醫療系統的角色、紓緩公營醫療系統壓力之餘,亦可透過加大政府對中醫的資助,擴大基層市民對中醫服務的使用。據2020年資料,政府在18間教研中心每年提供約62萬元政府資助門診配額(註3)。我們認為政府應逐步增加中醫服務資助,並參考普通科門診費用,調低中醫門診現時費用,讓有中醫服務需要的病人都可享用可負擔的中醫服務。

中西醫缺平台互相了解

除了加強政府對中醫發展的行政支援及撥款外,促進中西醫合作亦為中醫公營化一大關鍵。中醫師周艷秀等曾於《明報》撰文指出,雖然中醫藥正參與公營醫療系統以應對疫情,但中醫藥的發揮受到一定限制,例如住院患者必須經本地西醫評估及轉介才能接受中醫診療,可見目前公營醫療系統仍以西醫主導(註4)。然而據我們調查所得,中西醫於私營市場有不少互相轉介的經驗,西醫對中醫的認可比以往增加(註5),只是缺乏平台讓中西醫互相了解彼此專業,中醫和西醫暫時沒有互通的電子病歷系統,中醫師亦未能得到化學檢驗與放射檢驗的轉介權。

解除以上所述的重重障礙,不但有助中醫專業發展,也有利中西醫互補長短,提升公營服務質素,亦能為基層市民提供多一種醫療選擇。

根據政府的醫療改革諮詢文件,人口老化、醫療成本上升與病患人數增加,皆加重本港社會醫療負擔。推動中醫公營化有助減輕基層與高危群體醫療需求帶來的壓力外,亦為這些群體提供多一重醫療保障。故此,政府應加強推廣基層中醫服務。據我們調查,最多受訪者(25%)現時所使用中醫服務的治療診金每次為301至500元,遠高於教研中心門診費用,可見中醫當前仍是需有一定經濟能力才能負擔的醫療服務,許多對中醫服務有需求的基層,會因為缺乏足夠醫療資助而被排拒門外(註6)。

目前市民對中醫服務的需求日增,據立法會秘書處資料,去年18間教研中心的求診人數較2015年上升16%,而長者就中醫服務使用醫療券的宗數比率,亦由2015年的20%升至去年的37%。由此可見,市民對中醫服務的信任度與使用度增加,將中醫納入基層醫療,除了能夠減輕基層市民醫療負擔外,亦有助進一步強化中醫在醫療系統的角色。

7月17日在我們主辦的中醫專業發展研討會上,致力推動中西醫合作的港大中醫藥學院名譽教授黃譚智媛就大力提倡「中醫扎根基層」,並建議將中醫服務納入基層醫療機構。業界和相關持份者也表達同樣意見,包括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提出擴大資助地區康健中心或康健站的中藥津貼,並批予中醫轉介專業醫療服務如化學檢驗及放射檢驗的權限,提升中醫服務水平。

另外,業界亦有聲音指出可將中醫納入院舍外展醫生到診服務、普通科門診公私營協作計劃及母嬰健康院等基層醫療服務,發揮中醫於「治未病」、復康療養、治理婦科及兒科方面的專長。

確立中醫於基層醫療位置 有助發揮優勢

中醫服務全面納入公營系統,當然不可能一蹴即至,在此之前我們期望當局能按部就班,有序擴大公營中醫醫療服務。政府已着手制訂香港基層醫療健康服務之可持續發展藍圖,如能在藍圖中清楚確立中醫藥在當中的位置,完善基層醫療中西醫分工,我們相信將有助發揮中醫治療的優勢,亦為邁向「沒有人會因貧窮而缺乏醫療服務」的社會目標踏出重要一步。

註1:趙永佳等(2021),《香港市民中醫藥使用情况:社經背景、選擇過程與政策面向》研究報告

註2:陳皓天、周艷秀、梁煒琦、謝智勇、王淑芬,〈紓緩公營醫療壓力〉,2019年3月15日《信報》

註3: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2022),〈中醫藥發展〉(文件編號:ISSH21/2022)

註4:謝智勇、周艷秀、王淑芬、梁煒琦,〈疫下社會寸步難行 善用中醫積極自救〉,2022年4月6日《明報》

註5:趙永佳等(2020),《專業化的長征:香港中醫師對專業發展的態度研究》

註6:同註1

作者趙永佳是教大社會科學系社會學講座教授,張瑞儀是教大香港研究學院研究助理,施德安是教大香港研究學院前高級研究助理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趙永佳、張瑞儀、施德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