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世紀

文.黃念欣

世紀.夕拾朝花:M+與詩的突圍 / 文.黃念欣

【明報文章】當我們好像習慣了西九龍工地永恆地處於卡夫卡式未完成狀態,M+博物館悄然開幕。參觀者網上預約,魚貫排隊,媒體報道沒有大熱也沒有大吵。一座世界級博物館,33個展廳,48,000件藏品,終於來到我城。展品重點不在天價的拍賣紀錄,反而是各式各樣現代歷史和意念,如「M+希克藏品:從大革命到全球化」、「安東尼.葛姆雷:亞洲土地」、「博物館之夢」、「焦點空間」;也有我城生活經驗重塑與回顧的「香港:此地彼方」、「物件.空間.互動」、「個體.源流.表現」。曾經令若干人士十分激動的作品爭議,大家都暫且放下。有沒有及時在《被釘十字架的電視機——天堂也不聽的禱告》前打卡並不重要,重要是大家好像有一種默契:今時今日,能透過藝術體會國際級的自由,很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