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世紀

文.鄧正健

世紀.玻璃大叔:Muskism / 文.鄧正健

【明報文章】酒過三巡,我尚能留在意識清醒的一方,席間大伙兒也放開來談。Men's Talk的內容已隨歲月沉積而變化,當少年變成大叔,幾乎已不談女人,不談愛情,偶然稍稍提及,也只當調味,不是生活主菜。對於文藝和理想,更不知如何談起,有人說到一部近日的話題電影,若在二十年前,我們可以興高采烈說上半個晚上,而今大家回上兩句,已覺無味,又轉換話題。當然政治我們是滿有默契地不深談的,或僅語帶調侃地講,別認真,以免觸及意識深層的痛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