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世紀

文.余麗文

世紀.共生紀:誰在聆聽 / 文.余麗文

【明報文章】當「走先啦,係咁先啦,下次再玩啦!」在身邊不同的場景中迴轉時,只能承認自己的步伐僅僅足以接近時下潮流走勢的尾巴,卻追不上最前線的試映肌理。唯有努力學習,也同時為着「試當真」主腦們的創新、膽大,與及自我肯定而感到鼓舞。我肯定不完全明白雪櫃冷笑話的笑位又或是小薯茄的生活智慧;不過卻真實地被MC $oHo把日常載入說唱歌詞之內的動力所觸動,字字珠璣,笑着回應別離留下的淚水與腳毛。自己成長的時段,大概見證了廣東歌最輝煌燦爛的時代,從純歌聲的欣賞到聲色藝的暈眩燦爛,反映了自我沉醉的歌舞昇平日子,如何與娛樂盛世的馬照跑並駕齊驅。如何再讀時下的流行氛圍,相信要向朱耀偉教授好好討教。但讓音樂回歸聆聽的初衷,又可以如何面對?什麼是音樂的本質?誰人在聽?如何聆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