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港將瞓身追夢 跳出生活態度 霹靂舞步向主流 由街頭跳上奧運殿堂

【明報專訊】霹靂舞成為巴黎奧運項目後,令世界各地霹靂舞者有機會從街頭跳上更大舞台。即使眾港將奮鬥多時,也未必能拿下奧運資格系列賽(OQS)入場券,但施嘉鑫(B-Boy C Plus)及黃昭惠(B-Girl Lady Banan)卻無悔追夢,前者更高呼「B-Boy or Die」,直言霹靂舞不只是運動,而是生活態度。

文、圖:許嘉明

霹靂舞在2020年12月正式落實入奧,今夏於巴黎登上奧運殿堂,令這運動擺脫地下文化標籤。自中學習舞、至今約15年的C Plus直言,這大大改變坊間對霹靂舞的定位,「最初大家只當跳舞是興趣,但現在我們可做運動員,有更多發展機會,令霹靂舞走入主流」。

為了爭取奧運積分,C Plus在去年2月毅然辭去全職工作,專心練舞及四出參加世界系列賽。他笑言這年過着「夢寐以求」的生活,「在香港全職做運動員及藝術創作很危險,我覺得自己幾有勇氣做這件事。有句說話叫『B-Boy or Die』,即霹靂舞是生命最重要的事,我這年都有同樣感覺,生命一切,無論是比賽、表演、教班等都與跳舞相關」。

C Plus劍指下屆亞運不忘培訓下一代

C Plus在去年世界系列賽法國站取得第27,杭州亞運也殺入16強,奧運積分以600分並列男子組第65,是港隊成績最好一人。即使出戰奧運機會渺茫,但回望一年努力,30歲的C Plus無悔無怨,更指「奧運完結不代表整件事完結」,參加過電視節目《全民造星V》的他,直言除為下屆亞運努力外,亦會繼續培訓下一代, 「日本隊不是一朝一夕便有很強的舞者,而是用10多年培養出一批怪物。我們需要改變思維,多與不同國外舞者交流」。

在中學透過協青社接觸霹靂舞的Lady Banan,不諱言完成高難度動作的滿足感,正是吸引她一直跳舞的動力。霹靂舞講求持之以恆的練習,需令全身肌肉產生記憶,在DJ隨機播放音樂後,舞者隨節拍起舞,她笑言除練習不同招式,閒時要多聽不同風格的音樂,讓自己有更充足準備。

Lady Banan被家人接受 「不是玩玩吓」

去年在杭州亞運闖女子組16強的Lady Banan,透露前年開始投放更多時間練舞,惟因生計問題未能全職跳舞,「我是從事美容相關的自由工作者,為爭奧運積分,我重新安排時間表,約七成練舞,三成工作」。對於這決定她坦言從未猶豫,「可能奧運就只有一次,能踏上這舞台是光榮的事」。

她在奧運積分榜以400分並列第88位,即使未能登上巴黎奧運舞台,但在追夢過程中仍有收穫,就如一直不支持自己跳舞的家人,近年也開始接受,「可能他們一開始會不理解女生為甚麼會做這些動作,為甚麼要在『抹地』?但看我認真堅持多年,他們就會慢慢去接受我不是玩玩吓,這是一項運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