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曼城傳控有道得天下 哥帥因時調整節奏 鬥車證百搭陣功架

【明報專訊】近日忽然看到好幾段角球旗拖時間的短片,由歐洲二三線聯賽到日本高中盃賽均有,各具特色,一看無妨,惟論實效,始終覺得比不上曼城的大師級遠矣,真箇隨便搓個三五七分鐘,對手被玩到老羞成怒依然無計可施。藍月在今天迎擊車路士的英超榜首戰前,能領先二哥多達十分,這種張弛有道、收放自如的根柢,正屬主因之一。

曼城vs.車路士 now611/621台 晚上20:30直播

識踢波的都不會輕看角球旗戰術,因為當中不僅講求個人的控傳、身位、應變和一眼關七(亦即scanning),平時操練也肯定重視小範圍的人少打人少,鍛煉一個郁、全隊郁的呼應意識,甚至學習預判第二三四步串成傳球鏈的足球智慧。建好基礎,推而廣之放到實戰,逐漸消耗折磨敵軍的鳥籠戰術又得,立即搶攻用盡空間與鋒將速度亦得,得咗。

進攻重質不重量 更勝高普哲學

「有些比賽以急於求勝的節奏應戰,今天卻需要此類(步步為營)節奏。如果我們攻得快,他們會攻得更快。」此乃曼城於聖誕快車第二仗小勝賓福特後,哥迪奧拿的剖析。特別之處為,再早大約兩個月,在曼市打吡凱旋,同一番話已曾出現:「半場休息時我要求(麾下)更多傳球,必須傳球更多,皆因若進攻速度比所需的快了一點點,他們便會快很多很多地反攻。以此方式也許攻門機會不太多,但所得機會更入肉,而且足夠致勝。」

當時哥帥尚被問及如何比較利物浦大破奧脫福,答案亦饒有味道,大概就是他跟紅軍主帥高普的成長背景不同,足球哲學自亦迥異,似暗示對方僅得一種節奏,除了快,還是快;即使言下無甚貶意,卻恰恰道出兩軍一大分野。不過平心而論,彼此距離也沒有表面上的十一分那麼遠。一來紅軍有一場食硬列斯聯因爆疫押後,二來運氣可從不缺席。

剛好可供比併的乃遇上阿仙奴我要打十個,紅軍剛於聯賽盃有南野拓實空門打飛機,曼城卻在上輪英超強弩之末仍憑洛迪拖泥帶水絕殺。單計聯賽,紅軍倘非出征李斯特城應勝而敗、喪師韋斯咸腳下一分不保,來來回回,應該差不多食到藍月車尾氣流了。藍月的好運,或曰競敵的噩運,也體現在傷疲病的影響程度,而這一點,有些弔詭,主要涉及車路士。

抵消傷病影響 免倚重個別主力

明明車仔人腳多到瀉,偏偏出事集中在少數關鍵位,包括箭頭、中場及左翼衛,同時養傷、染疫、過勞,不一而足,導致陷入小低潮。慶幸隨着陣容漸趨回復完整,演出和戰績顯見起色;左路收回巴西兵堅尼地,也能略為安心。反觀曼城,這兩季買不到中鋒(或故意不買)倒算塞翁失馬,迫使哥帥更花心思,練就全員百搭假九陣,有效避免倚重個別主力,抵消疫情的不確定因素,有條件把大牌如基亞利殊按紀律狀態戰術貶為後備,冬窗更索性以好價賣走費倫托利斯,提早儲錢。

車路士保守戰術有望搶分

當然記憶猶新的為上屆歐聯決賽車仔斬月,意味着曼城絕非無敵,何况哥帥昨天透露「有幾個確診」,未知有多嚴重。之前講過杜曹開始豐富車仔的攻擊套路,同時調整高位壓迫,由起初的delay為主變成進取逼搶,此本屬爭標必然之舉,無奈初見小成即逢殘陣,未有時間完善原先固若金湯的防務。假如今仗恢復較保守取向,代替文迪把關的Kepa又保持正常,搶分而回也非無望。

作者簡介:球癡一名,尤愛荷蘭全能足球。周末最愛看看書,呷一口威士忌,然後開着電視等睇波。

文:蘇柏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