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兼職打劍17載 吳舒婷累極難放手 任會計師保障生活 靜思再謀殘奧前景

【明報專訊】東京殘奧劍擊場上,吳舒婷兩次在場邊經歷失落團體賽銅牌,賽後灑淚透露邊訓練邊工作,「不知道前路如何」。返港隔離時,她當然也心郁,希望下屆能重奪獎牌,只是17年間,日復日,周而復始,正職會計師的她考慮將來,放棄轉任全職港將,但下班後都在體院度過晚上。劍擊對她來說不只是興趣,但身心俱疲的感覺愈益明顯,割愛與否,「仍需要一段長點的時間整理情緒」。

「當日訪問可能說漏了,我本身是周一至五返工,準時6點鐘放工後直奔入體院,然後……」在辦公室的她比在劍擊館多戴一副小圓框眼鏡,不下一次說到中途停下,嘆一口氣,又透露一般每晚練到10點,每天只有6小時休息,32歲亦已不是能夠捱夜的年紀,「由灣仔揸車入去(火炭),可以累到一個地步是,一過紅隧就累極,要在九龍塘找條橫街泊低小睡」。

年少時,吳舒婷曾經參與健全劍擊,但因為天生有腦部麻痹症,右半身的靈活度及力量明顯較弱,所以改向輪椅劍擊發展,已經成為港隊主力超過10年,是5年前里約熱內盧殘奧女團重劍銀牌成員。今年因為臨近東京殘奧,她在6月開始將工作變為兼職,星期二、四全日訓練,星期六還練體能。

兼職資助約8000 嘆保障不足

是否正式轉任全職劍手,吳舒婷當然也掙扎過,但這涉及到生涯規劃,「沒錯我考到會計師牌,問題是如果離開這一行太耐,不會有人以現有資歷再請我」。雖然本地兼職殘疾運動員每月獎學金頂薪不足8000元,約是全職的三分一且無份加人工。吳舒婷表示,若現在才轉全職,「運動員退休金會否連同之前兼職的時間計算,大家都不清楚」。殘疾運動港將的退役保障程度也見仁見智,社會對殘疾運動員的關注及支持,只能協助追近與健全運動員的差距,同工同酬更是烏托邦產物。

筆者想起東奧為聖馬力諾摘銅的律師射擊手,坦白說錢是未能轉全職的原因,但吳舒婷有更深一層體會。訪問期間在吳舒婷的辦公室,同事們愛屋及烏對記者噓寒問暖,這個港隊主力劍手笑說:「老闆與同事都很支持我繼續打劍,我想是他們待人接物的態度吧,他們很重視work-life balance,也為有員工去到奧運而特別開心,在公司亦捕住電腦等看直播。」

體能不如往昔 仍渴望重奪獎牌

繼續雙邊發展下去,競爭更大之餘(詳見另文),吳舒婷面對的亦遠遠不止近年戰績停滯不前。體能隨年齡下降,還有疫情影響,都阻礙港隊磨劍,「例如去比賽,奧運計分賽通常為期一星期,一個月一次,回港檢疫隔離時不打不練,只做體能,會沒有狀態去下一站比賽。如果一直在外,工作與家人又怎樣呢?」卸下劍擊裝備的這20日,釋放壓力,她會想像與隊友在3年後的巴黎殘奧,熱血地爭取重奪獎牌,但說到訓練比併、手痕的感覺,此刻還未回來。

文:方嘉豪、圖:楊柏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