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巴塞變革陣痛難免 征馬體會無望奇蹟 法迪冒起未來可期

【明報專訊】時局很壞,失去已成習慣,卻不代表跌咗嘢唔需要搵番。朗奴高文上周使巴塞隆拿化身史篤城無疑過火,今晚尚能否亮相萬達大都會球場遙距督師撼馬體會也難說,可是他一再強調地上最強乃過去式確為不爭事實,反而開季幾仗的空間運用,以至這一年多由於財困被迫用青訓產品,有點撥亂反正意味。巴塞的前景未必太黯淡,至少,在國內猶堪一拼。

馬德里體育會vs.巴塞隆拿 now611/632台 明晨03:00直播

當然沒比較就沒傷害,相對於哥迪奧拿時代的年年N冠,刻下巴塞恍似地獄,惟如此自憐自貶無甚意義,何不認清現實調節心態。去季初便論及西甲群雄於疫下節衣縮食,本土賽塘水滾塘魚,出到歐洲競爭力大減。周中歐聯巴塞吞賓菲加三蛋,賽前固難想像,實際卻又不算意外;然後回看聯賽,巴塞不僅未敗,計死數亦只比暫居榜首的皇馬多失兩分,基於國際賽檢疫限制而押後出征西維爾似乎屬好事,皆因巴塞最大優勢正是衰到(差不多)貼地,遲踢有望等反底。

擺脫美斯影子 傷兵潮礙成效

細心的讀者或許留意到,柏高早拒絕懶惰地稱巴塞為地上最強,甚至多番列明「哥迪奧拿的地上最強」以正視聽,哥帥將地面推進用到極致誠為特例,其後不但各國列強模仿,巴塞自己同樣尋求轉型,地上非專屬,最強更談不上。以荷蘭全能足球為本的巴塞哲學,重點實為空間的創造和活用。今季最初倒是復現傳統影子,迪比、巴夫韋迪與基沙文的走位調位,配合兩閘疊瓦,縱向入楔盲眼位和橫向拉闊均有板有眼,有迹象擺脫依賴美斯、人人愛上腳的獨沽一味趨勢。可惜接着便是傷的傷、走的走,一切從頭再來。

軍心不穩現危機 換帥須手起刀落

無意替朗奴高文講好話,但感覺上他在人事較簡單的修咸頓及荷蘭國家隊很不錯,於愛華頓及巴塞卻患得患失,遑論跟巴塞新任會長公開不咬弦,昨天記招繼續炮轟高層不斷放出換帥風聲。拚死無大害的態度換來人心浮動,戰術執行自然易露缺口。以歐聯兩仗為例,本來預期率領防線的碧基回晒塘,佈越位、遮線等決定如小學生,周中匆匆被換走心生不忿可以理解,惟高文擔心踢少個的選擇是更可以理解。

送走蘇亞雷斯基沙文 高層難辭其咎

整定的是巴塞臨完場逃不過有人被逐,而屢次領紅(包括今仗坐波監的高文)也成為今季一大特徵。當中有腦筋上的元素,同時受到逼搶配合未成形所拖累。理論上,美斯離隊有利巴塞重拾以往的壓迫效率,然而很難一蹴而就,尤其是高文死期將至,正選陣容又一直跟理想十一人相去頗遠,磨合過程中確實出事風險更高。實話實說,既然對高文欲除之而後快,趁國際賽期手起刀落定下來好了,畢竟倘無穩固教頭何來防務結構。

無奈巴塞高層睇見眼冤也屬家常便飯,單是對美斯轉會毫無準備,以及送蘇亞雷斯與基沙文予馬體會,今仗有機會雙雙倒戈,已經罪該萬死。慶幸安素法迪冒起,轉移了一點視線,論技術和意識,絕對配得起接過十號戰衣,有條件奉為組軍核心;中場線高文起碼提拔了兩個可造之材,柏迪極速晉身大國腳自不待言,年方十七的加維亦具潛質接過沙維衣鉢,可塑性高過上腳大多兼死右腳的佩治。不過講到尾,育成需時,是日不宜期望過高就是了。

■蘇柏高球評

球癡一名,尤愛荷蘭全能足球。周末最愛看看書,呷一口威士忌,然後開着電視等睇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