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禁藥醜聞遺禍 俄田徑界蒙陰霾 跳高世界冠軍缺支援憂備戰不足 選手謀轉籍續追夢

【明報專訊】在今屆東京奧運,3屆女子跳高世界冠軍古珍娜(Mariya Lasitskene,婚前原姓Kuchina)即使揚威新國立競技場,俄羅斯國旗亦不會升起,廣播器亦只會播放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鋼琴協奏曲。惟作為少數批評國內禁藥醜聞的運動員,古珍娜即使掉轉槍頭入稟控告俄國田總,也只是杯水車薪,演變成該國運動員孤立無援,甚至尋求轉籍的場面。

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開幕前1個月,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公布禁藥案「吹哨者」羅臣科夫的跟進調查報告,確認俄國之前5年有組織修改最少600個禁藥結果,時任體育部長等都有份參與,最終111名運動員被取消奧運參賽資格,包括古珍娜在內的67名田徑代表。俄羅斯反禁藥組織(RUSADA)一度獲恢復認可資格,但在2018年尾又因再拖延WADA人員到莫斯科實驗室採樣,最終再被揭發在樣本做手腳,去年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終審,被罰兩年禁以國家隊名義出賽,但俄軍續可用其他名義參賽,例如今次東奧,「俄羅斯奧委會」就會有335名運動員隨行,較上屆多逾50人。

名譽蒙損失 古珍娜擬控田總不作為

打擊藥檢最嚴厲的世界田徑總會,最終只容許10名運動員參加東奧田徑項目,古珍娜是其中一人。在俄羅斯前年WADA初審被判禁賽4年時,俄羅斯田徑總會亦被揭發偽造證明文件,避免古珍娜的隊友、男子跳高選手利辛高(Danil Lysenko)缺席突擊藥檢而受罰。古珍娜再發公開信要求改革,獲得另外兩名世界冠軍:男子110米跨欄的蘇班哥夫(Sergey Shubenkov)和女子撐竿跳的施杜露娃(Anzhelika Sidorova)聯署,甚至考慮控告俄羅斯田總及有關管理層:「每場外地比賽都像鏈條,在國內無法彌補。未能參賽將影響奧運的備戰,也無人會為我的聲譽、金錢損失問責。」

古珍娜年初缺席歐洲室內錦標賽,直至5月才到德國寓賽於操,但踏入室外賽季仍未跳過兩米,狀態顯然不及19歲烏克蘭隊新星馬曉芝克(Yaroslava Mahuchikh)。她也擔憂未能出國比賽,數以千萬盧比計的品牌贊助費會降低,亦看淡俄田徑界日後發展:「項目原則上已被俄奧委會放棄,運動員會長期缺乏支援,人們感到內疚,但不知可怎樣在這事上幫忙。」

撐竿跳世青冠軍拒中立身分稱歧視

唯一有份出征里約奧運的俄籍田徑運動員,是女子跳遠的姬辛娜(Darya Klishina),她承認過去僅因轉籍手續繁複,續以俄籍中立運動員的身分比賽。然而,不少新生代運動員都接受亞美尼亞、阿塞拜疆等前蘇聯國家的邀請,取得雙重國籍。17歲男子撐竿跳世青紀錄保持者Matvei Volkov,今年起轉而代表白俄羅斯隊,在西伯利亞出生的他說道:「中立身分是對運動員的一種歧視,我從不對此感興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