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力士改名換性 質疑聲考驗奧委會 指標忽視先天優勢 修例難追社會發展

【明報專訊】每屆奧運都會有突破,上屆有難民隊,過去也有職業運動員第一次獻技等等。只是在今次東京奧運,作為首名變性參賽者,新西蘭籍舉重手哈伯德(Laurel Hubbard)換來的爭議聲,在這新時代明顯比想像之中多,甚至有惡搞網站近日揑造她睾丸受傷的新聞。國際奧委會(IOC)也不得不承認,現行條例對女性的定義,在體育角度站不住腳。

哈伯德的父親於2004至07年曾擔任奧克蘭市長,當時「他」仍以Gavin這個男性名字,保持男子105公斤以上抓舉、挺舉及兩項總計的全國青年紀錄。2013年,Laurel以35歲高齡完成變性手術,再過4年冷河後,雖然無法如過去合計舉300公斤,但平均約280公斤的總成績,足以讓她在奧運前的世界排名升上第7,在多國選手受禁藥醜聞困擾(見另稿)下,有力挑戰東奧獎牌。

上屆代表被迫犧牲減磅致退役

這自然招來其他女性運動員不滿,最大犧牲者,是新西蘭隊上屆奧運的女子超重量級代表Tracey Lambrechs。她稱哈伯德加入,令她被總會逼令減重近20公斤,才可降級延續運動員生涯,間接令她近期選擇退役:「在比併爆發力的運動,不能無視男女及重量分級制度。男子運動員普遍在14、15歲,已在舉與成年女子運動員相若的重量。」

IOC在2015年針對南非雙性跑手塞門亞的案件,修改變性運動員政策,除了過冷河4年,比賽前1年內,運動員亦要證明血清睾酮濃度,需低於每升10納摩爾(nmol/L)。IOC之所以被批評,是因為女性的正常睾酮濃度,不會高於2 nmol。IOC一方面想修例,亦因為兩極意見,面對巨大阻力,於是在去年建議應由各世界總會按比賽項目性質及運動員意見,訂立睾酮值標準,如國際單車聯盟年初便將女性睾酮值上限減半。近年科學研究亦指向單以睾酮值或其他荷爾蒙分泌等指標,定義男女身體機能有缺陷,如在哈伯德的案例中,便忽視了其骨骼及肌肉密度的先天成長優勢。

哈伯德遭謠傳睪丸受傷

有惡搞網站近日報假新聞,指哈伯德睾丸受傷,一度引發熱議。哈伯德早在2017年參加女子組比賽時,已對未來有這種心理準備:「我知道自己不會獲得每個人的支持,但希望大家能抱開放思維,在更廣闊的層面看待我的成績。」廣義的公平競技,似乎追不上日新月異的社會發展,尤其是建基於利益的矛盾……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