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擁抱失敗換成功 曾燕紅覺悟於珠峰 遇暴風雨以退為進 寫最快紀錄勉港人自強

【明報專訊】堅持難,放棄更難,尤其當終點近在咫尺。港產極地登山探險家曾燕紅6周前再攻珠穆朗瑪峰,亦曾面對此抉擇時刻。她在暴風雪中果斷折返,未感絲毫掙扎,相隔數天終再踏世界之巔,創下歷來女子最快時間。困境前去留一念間,成敗卻不在剎那;曾任中學教師的她每次揚威國際,鏡頭前總自豪地說「我來自香港」,背後則是對成功前必先歷盡失敗的覺悟。

今年5月下旬,本港第四波疫情步入尾聲,亦傳來曾燕紅(Ada)以25小時50分鐘再登全球最高峰,較原有女子世界紀錄快逾13小時。沒錯,當大家或剛在疫下重拾生活熱情之際,有人已於2805公里外完成創舉。

歷盡雪崩地震疫症 遇挫折不言棄

如此時刻「攻頂」,一波三折似乎難免。Ada在2017年首征珠峰後,萌生「速登」念頭,2019年領中國女子隊完成登峰任務後,着手籌備是次挑戰。原定去年的計劃礙於疫情封山,延至今年終成行。她在今年5月12日首次挑戰,抵達海拔8750米後遇暴風雪,留守大本營的隊友打定輸數,預計Ada「有去無回」,幸而她距終點差90米仍理性放棄,極速折返保命,才得以在11天後寫下世界紀錄,只待健力士核實。她憶述當時沒猶豫,假使後來挑戰失敗亦不後悔,全因過去11年在險峻山嶺探險,她在大自然學懂生命哲理:「成功來臨前,定有無數次放棄和失敗;想做的事愈難,困難自然愈大。」面對挫折,她已豁達得不會埋怨命運,甚至重提昔日共花7年才首次登峰,之前曾遇雪崩及地震封山,去年再遇世紀疫症,不禁打趣自稱「與封山有緣」。

國際媒體關注 為港人身分自豪

Ada起初對世界紀錄不以為然,因時間較目標慢6小時,直至國際媒體的訊息湧至,她才察覺此紀錄的分量,而最驕傲的時刻,是每次受訪一句「我來自香港」。此刻的她滯留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因入境限制返港無期,但希望激勵相距千里的港人:「面對變化,唯有裝備自己。例如無人肯定今年能否攻峰,朋友都勸說再等一年,但我如常鍛煉,一解封就準備就緒。保持正面未必能改變世界,起碼於己有益。」

由兌現與學生的承諾,展開未曾想像過的攀登路,到如今名留史冊,教師出身的她仍心繫青少年,寄語他們勿為自己設限。那麼兩度征服珠峰,有否成功啟發學生逐夢?Ada分享,昔日門生梁諾仁去年以雙腳穿越美國西部荒野,完走由墨西哥到加拿大逾4200公里的太平洋屋脊步道。諾仁曾在訪問感謝Ada身教,她卻不願居功:「不想將他們變成我的故事,榮譽屬於敢於邁步的年輕人。」

冀再挑戰19小時登頂

為學生點亮前路,那她自己的下一站呢?「以我的性格,訂下目標一定做到為止,非常願意再挑戰(19小時登頂)。」曾燕紅難掩期待,流露意猶未盡的神情。舉世矚目的紀錄,對她而言仍屬過程,難怪片刻受挫亦毋須氣餒。堅守目標,路途各有風光,時間自會為成敗下定論。

記者:黃頴恩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