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曼城車路士 歐洲之巔決高下 杜曹改革奏效攻守流暢 再遇哥帥變陣勢成關鍵

【明報專訊】堅持,不要否定當初相信的價值,遲來的正義仍屬正義。說到曼城首度亮相歐聯決賽,顯然大部分球迷會對什麼堅持或正義真係笑咗,認定藍月就是金錢堆砌的暴發妖獸。幸好柏高並無思想枷鎖,至少明白資源需用得其所。尤以哥迪奧拿所獲信賴,對照車路士無定向喪心病狂,恰如鏡像。是以從感性或理性,均不傾向撐藍獅——雖然最可能出現的畫面為……

早在曼城猶可望挑戰四冠之際,便直言最大障礙乃車仔,於盃賽難有把握應付杜曹的悶波,果然不久即得到驗證。當時篇幅所限未能闡述,其實悶波之謂純粹出於戲劇效果,俗語曰沒比較就沒傷害而已。比較對象為林柏特,受制於油王老闆嚮往進攻足球的執念,竭力嘗試用盡所有喪買回來的攻兵,落得食死貓被炒,由杜曹接手卻一個屈尾十獲准改打防反。如今防務自然穩固得多,惟殺進禁區範圍的人手畢竟有所收斂,尤其在陣地戰場合,成效反不及林伯主政期,本屬最佳Plan B的基奧特更直接廢了武功。

杜曹重防守陣勢戰績提升

不過戰績不騙人,車仔進步還是肯定的。格外顯著乃壓迫與反搶,延續杜曹上屆歐聯破天荒領PSG勇闖決賽的殺手鐧,原先推論藍軍能阻曼城四冠亦建基於此。最特別的為反搶,或許用英文counter-press較貼切,因為主旨不在搶而在堵,封殺敵軍任何快速向前的選項,對方的回傳就算在眼前掠過也置之不理,首要任務為爭取時間後撤重整防守陣勢。講就簡單,可杜曹曾把後備入替的赫臣奧杜爾毫無徵兆地匆匆換走,反映對麾下的意識、執行力和投入程度要求之高。

兩軍聯賽前哨戰試陣難參考

至於組織攻勢的階段亦比之前流暢,並活用尼高路簡迪的覆蓋面頻頻插入空位,跟那邊廂的根度簡異曲同工,可惜實際收穫天壤雲泥,乃戰術配套與個人能力差異所致。然而更大問題為原本暢順的中後場推進也漸被拆解,季尾多番遭列強以各自的方式壓制中場雙樞紐,其中正好包括藍月迎車的那場聯賽。無疑該仗車仔反勝,但一來阿古路極刑宴客,二來杜曹下半場調整了逼搶的結構止血,最關鍵大抵為哥帥任由壓迫效率隨着體力同步下滑,才讓車仔趁機循左側防線找到缺口。感覺上便是不欲露出底牌,實驗味濃。

戰術各有千秋 死球或左右大局

這幾年哥帥每逢歐聯淘汰賽都慣性諗多咗,去年以打拜仁的部署打里昂更是萬箭穿心,今屆終於學了乖,於英超例行公事試陣,扭橋亦盡皆合理,例如鬥PSG的次回合使出施蒙尼式四四二○再配搭無鋒陣,靠鐵血長城奠下勝基,同時不失追求control的初心(控球僅屬手段之一)。當然,杜曹也遠未至於一籌莫展。由英格蘭足總盃決賽起,將艾斯派古達與列斯占士的右中堅及右翼衛位置對調,整體作用未明,不排除尚有後着專打曼城;贏李斯特城一役把Mount拉後做第三樞紐,則已立竿見影。

換言之,兩位名帥應該俱有壓箱底的變招在手。車仔縱使強攻板斧不如藍月,卻依然難被攻陷,雙方的死球攻防把握很重要。因此,最可能出現的畫面為加時甚至互射十二碼,若像歐霸決賽那樣射到天光更刺激,加上戰術水平有保證,為這場名義上的球季終極戰捱夜也值得吧。

(蘇柏高球評)

上 / 下一篇新聞